文/寓言家 說到卡繆,大部分的人都會先想到《異鄉人》,以及他與「存在主義」關聯甚密的部分;再來就是因為新冠疫情爆發,突然再次掀起話題的《鼠疫》。而這本卡繆的《正義者》是一部劇本作品,是卡繆特意描寫在1905年,莫斯科一個社會革命黨恐怖小組進行的一次暗殺計畫──要用炸彈炸死沙皇的叔叔謝爾日大公。這是歷史上的真實事件,卡繆也保留了當時的真實人名──卡利亞耶夫,以顯示對這些「反抗者」的敬意。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詩人鴻鴻的上一本詩集《暴民之歌》後記是這樣寫的:寫詩之於我,不是在創造什麼精緻的文化,而是在實踐「文化干擾」。事實上穿梭劇場、出版與策展的他,皆是貫徹此一信念而為之。比方這次替華文朗讀節所策劃的「詩歌之夜」,便是希望能重新詮釋六零年代的台灣經典文學作品,開啓與現代對話的可能。 跨時代的對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