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寇延丁 更可怕的是自我審查自我監禁。 不僅是自我審查自我監禁把自己變成了恐懼的囚徒, 也成了審查他人監禁他人的看守。 最可怕的不是被抓被審,也不是那些屈辱,而是自我囚禁。 就算整個世界都被恐懼扭曲變為牢籠, 也不能甘於恐懼、並自我囚禁。 我曾經用一本書的篇幅解讀恐懼,《敵人是怎樣煉成的》講過的跳過不表,只說獲釋之後。 完整文章
文/ 吳媛媛 記得有一次,我和先生的同事們聊到了不同國家的中學教育,我形容自己在臺灣的經歷:一個老師教四十位學生,教學以講課的方式為主,評量則多採取可以快速評分的選擇和填充題。一個瑞典老師聽了之後說:「你們的教育聽起來很便宜,可以替政府省不少錢。」我聽了一愣。我聽過很多描述臺灣教育的形容詞,但是「便宜」這個詞,倒還是第一次聽到。 完整文章
文 / 林讓均 秋意漸濃,許多年輕人踏出校園,開啟不一樣的人生旅途。在這當中,有人驚喜、有人不安,當你面臨抉擇時,有一群年輕人已站上世界舞台,樂於分享心路歷程。借鑑他們的夢想方程式,你也能闖出更多精采! 6月高唱驪歌之後,鳳凰木灑落的一地火紅,被早來的秋風捲得不知去向,剛離校的學子揚帆了嗎? 完整文章
圖.文|行遍天下 卸下緊繃的心房,跳上車,沿著台11線慢行慢晃,這條東台灣最美的海岸公路,延攬了湛藍的太平洋讓人心情平靜,巍峨聳立的高山則像大自然給出的溫暖懷抱,才踏上花東這塊自由的土地,就讓人想不顧一切、任性的盡情撒野。旅行最好的方式就從拜訪在地人開始,花東奇人多,光纖屋裡的藝術家陳淑燕就是之一,她從過客變在地,用獨有的生活經驗,胼手胝足織出部落之美。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現今的書市,「小說」是個麻煩的種類。 麻煩的原因之一:它不好介紹。有些讀者會覺得,你把故事的概梗都講完,那他也就知道那本小說是怎麼回事了,不需要再看──這當然是個錯誤認知。知道《西遊記》有一隻石猴會大鬧天宮,並不會減損讀到他真大鬧天宮時的爽快,知道《魔戒》最後總是要把至尊魔戒扔進末日火山才算數也不會讓遠征軍的冒險變得平淡。知道劇情和閱讀時的沉浸情緒其實是兩碼子事。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玉山箭竹的枝葉沾滿著露水。一隻鱗胸鷦鷯躲在茂密的森林內,寂寞地搖動著樹葉。」 這是鹿野忠雄在一天之內要縱走玉山南峰和南玉山的趕路途中一瞬所見。 時間是1931年八月下旬夏末到秋初,行程中尚有玉山主峰和東峰。這趟為期七十天的登山行動,還包括八月初的秀姑巒山脈、尖山、九月初的東郡大山。 而當他抵達新高駐在所,他寫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