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所有歷史上的大改動,都是從一個小小的意念、Idea 開始的,」意念書店店長 Carver 在 2019 年,以投資移民身份,從香港舉家搬遷至台灣,接手西門町中華路電光影裡書店原址,開設意念書店。 「電光影裡書店老闆蒲鋒也是香港人,去年六月,我們在一位導演朋友介紹下認識。」除了任職業務、出版社,Carver 過往也曾擔任書店店長與英文書籍採購,Carver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大約十年前,一個戲劇系教授辭了教職,搬到台北市臥龍街一帶的一戶公寓單位獨居。 這個教授,嗯,前教授,姓吳,單名一個誠字,看很多事都不爽──這是他離開學校、劇場以及家庭的原因之一,但不見得是唯一原因,吳誠幹很多事都是因為一時情緒激動(或者喝得太多),事後嘴上不認錯,心裡很後悔。 完整文章
文/寓言家 《倒數五秒月牙》的兩個主角原本是研究所的同學,出生台灣卻到日本工作的林妤梅,和出生日本卻到台灣工作的淺野實櫻——在跨越文化、空間、性別後——兩人之間,存在的到底是什麼樣的距離?身為女性在不同的身份,不同的國家,到底如何被看待,又是如何看待自己? 關於台灣的「梅」和代表日本的「櫻」 完整文章
台灣這次在防疫工作和半導體產業上,都有傲視全球的好成績,以我這個旁觀者的角度來說,台灣人這方面還蠻愛妄自菲薄的,反倒是台灣人自覺的驕傲我不太同意——那就是常自詡台灣為美食之國!尤其當台灣人提到夜市時,我們東南亞來的,都會暗自起笑⋯⋯哦不⋯⋯發笑。 完整文章
人類社會由人組成。感覺上一個人很難撼動社會,即便你是傳說中可以控制他人腦波的唐鳳,成長當中也會遇上種種挫折及迷惑,在改變體制之前,必須先知道如何在體制裡存活,並且藉由理解,去想像未來可以如何改變、怎麼改變。 僵固的體制對組成成員而言不是好事,完全放任則有另一種風險,當我們摸索著朝前試探時,常常得耗費心神才能搞懂一千零一個點子裡哪一個是唯一可用的好點子,而且這還得先提得出那麼多點子才行。 完整文章
文/臥斧 《1661國姓來襲》令俺十分驚豔。 先前就聽聞漫畫家李隆杰打算創作一部漫畫,以清末的台灣為舞臺,描述鄭成功與荷蘭人之間的戰役──但不以鄭成功或漢人的角度描述,而以荷蘭人的角度講述故事。俺覺得這個切入點十分有趣,自然十分期待;得知「國姓來襲」這四個字時很樂──「國姓」指的自然是「國姓爺」鄭成功,這四個字十分鮮活地點出了故事的切入角度。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