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傅榆 有了小學那段被排擠的經驗,國中開始,遇到可能可以成為朋友的人,我都會設法找到彼此間共同的興趣,極力拉攏。當時我已經改掉所有自認為的壞習慣,不咬嘴唇,不咬指甲,也還真的就交到朋友了。所以我便暗自認定會被排擠都是因為過往那些壞習慣。這種心態影響我很深,即使到現在,我還是經常擔心、檢視自己是不是有些舉動看起來很討厭。 完整文章
文/蔣竹山 一九三六年八月十四日,臺北京町的「大阪朝日新聞社」的臺北支局前的馬路上,擠滿了駐足收聽現場廣播棒球實況的臺灣球迷們,他們有的站著,有的跨坐在腳踏車前,人群幾乎佔據了京町(今博愛路)的半個車道,將街道擠得水洩不通,這群人正聚精會神地收聽嘉農棒球隊與日本北九州的小倉工業隊的對決。 完整文章
文/ 陳玉箴 講到「台菜」,許多人腦海中可能會立刻浮現油滋滋的豬油拌飯、擁有大塊肥油的滷豬肉,或蔭豉蚵、炸排骨酥這些偏油偏鹹的菜餚。這個印象可能來自台菜餐廳裡的實際體驗,也可能來自老一輩對重油重鹹菜餚的喜好。尤其是舊日民間流水席上的道道佳餚,一道比一道油水充盈而豐腴、一道比一道口味濃重須喝水搭配,但阿公阿嬤們卻無不吃得笑逐顏開、打包滿懷,由此看來,台菜的油鹹應是言之成理。 完整文章
文/ 寇延丁 更可怕的是自我審查自我監禁。 不僅是自我審查自我監禁把自己變成了恐懼的囚徒, 也成了審查他人監禁他人的看守。 最可怕的不是被抓被審,也不是那些屈辱,而是自我囚禁。 就算整個世界都被恐懼扭曲變為牢籠, 也不能甘於恐懼、並自我囚禁。 我曾經用一本書的篇幅解讀恐懼,《敵人是怎樣煉成的》講過的跳過不表,只說獲釋之後。 完整文章
文/ 吳媛媛 記得有一次,我和先生的同事們聊到了不同國家的中學教育,我形容自己在臺灣的經歷:一個老師教四十位學生,教學以講課的方式為主,評量則多採取可以快速評分的選擇和填充題。一個瑞典老師聽了之後說:「你們的教育聽起來很便宜,可以替政府省不少錢。」我聽了一愣。我聽過很多描述臺灣教育的形容詞,但是「便宜」這個詞,倒還是第一次聽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