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戶田一康 世上有愛看推理小說的人,也有不愛看推理小說的人。 就像有人喜歡吃番茄,有人不喜歡吃番茄一般。 喜歡就不需要理由,但對於不喜歡吃的人而言,理由卻很多。皮有點硬、有腥味、味道酸、口感不佳等等(人總是比較能夠分析負面的感情或感覺)。 推理小說也是一樣。 有人看到作者花了很多頁數只為說明殺人現場的狀況就感到頭痛(直接跳過所謂的「密室平面圖」)。 完整文章
現場口譯/張東君 整理/林宣瑋、何宛芳 趁著噶瑪蘭‧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頒獎的機會,日前島田莊司特別來臺與讀者進行面對面互動,並針對各大大學推理社團及推理作家、評論家的提問,進行完整的解答,以下是當日十題問答的完整記錄: 1. 對於自己的所有作品,最喜歡或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部?(提問者:中國醫藥大學推研社) 完整文章
「謊言是女人的項鍊。」 ──魯邦三世 當我們論及名偵探時,總有兩個名字容易連在一塊,很自然地從腦海或嘴角蹦出。這兩人既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創造他們的作家還分屬兩個互看不順眼的國家,雖然活躍在相近的時代,其身分性格也多不相同,甚至連擁護的讀者群都顯得壁壘分明── 嗯啊,我就不繼續賣關子下去了,既然先前業已介紹夏洛克‧福爾摩斯(Sherlock 完整文章
文/洪淑青 我想帶一本書去旅行,可能是艾倫.狄波頓的《旅行的藝術》、約翰.伯格的《我們在此相遇》、奧罕.帕慕克的《純真博物館》、克里斯多福.伊薛伍德的《再見,柏林》或是契訶夫的《帶小狗的女士》,這些書豐沃了我旅途的厚度,書中的故事情節及溫暖的文字溫潤旅行中的氣氛,一場旅行變得多樣多貌,可靜可動。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