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似乎傾力活得起伏跌宕,但他的「通天之路」注定殞落

文/王德威(中研院院士、美國哈佛大學東亞系暨比較文學系Edward C. Henderson講座教授) 李白(701-762)的故事不好寫。這位盛唐詩人聲名太大,傳奇太多,千百年來有無數文人歌之頌之;他的詩作如此膾炙人口,〈靜夜思〉、〈蜀道難〉、〈將進酒〉、〈戰城南〉、〈下江陵〉……早已成爲民族記憶…

「寫作是獨立而行的職業,無法與人為伍。」──專訪哈金

文/哈金;筆訪/犁客 「寫詩會使小說家更注意語感和風格。」哈金道,「而小說家寫詩往往多呈現戲劇性,這是好事。任何佳句本質上都是戲劇性的。」 台灣許多讀者認識哈金的開始,是他2000年在台灣出版繁體中文版的長篇小說《等待》,前一年,世紀末的1999,《等待》在美國得了美國國家書卷獎和福克納獎,細心點的…

現在他們到哪兒去了?

文/孟浪 本書是一個私人選本,一個詩人選本,但又是一個完全開放的公共讀本,編者期待有第二部、第三部甚至更多的六四詩歌讀本在未來陸續出現,期待詩的在場、詩人的在場、詩性正義的在場,成為飽滿的、鮮活的常態,成為對每一位讀者來說迎面壁立的一項公共常識。 〈靜物〉 也斯 本來有人坐在椅上本來有人坐在桌旁本來…

他是風格犀利、專揭政媒腐敗的專欄主筆,這次卻要調查她?

文/哈金 九一一四週年紀念日前一個星期,老闆凱明闖進我的辦公室,手裡嘩嘩甩著一份三頁紙的列印稿,嚷道,「丹林!你看!」,他把那些紙扔在我桌上。「太荒唐了!他們怎麼能說喬治.布希總統同意為這本小說背書呢,簡直是彌天大謊!」 我拿起稿件,是《揚子早報》上一篇文章,吹噓一本「里程碑般」的作品,然而這部小說…

他們封鎖我、控告我,但我不怕,因為我沒有存款

當天晚上我收到我的責編發來的一封訊息。我的散文集被撤下了,「因為上面的指令」。她沒詳細解釋,只說了對不起,她對此無能為力。已經付印的兩千本書也將被重新壓成紙漿。 我的書就這麼完了。駭異之極,以至於卡蒂上床時我還毫無睏意。她獨自入睡,裹在一條羊毛毯裡。臥室門敞開著,從裡面不時傳來卡蒂的一兩聲夢語。我一…

【康文炳的編輯檯上,和檯下】想當作家但不知道該寫什麼?其實你可以⋯⋯

要當作家,何不先來當記者? 這不是媒體業的徵人廣告,這是給寫作者的真心建議。 寫作很容易開始,臉書時代人人都在寫作;吃喝玩樂、春櫻秋楓、童年往事、時局跌宕,無不是題材。 但寫作卻也往往走不遠,很快,我們就陷入瓶頸。困難之處不是「怎麼寫?」而是「寫什麼?」 所有的「寫作」都涵蓋兩個基本面向:形式與內容…

【2016版權營】把眼光從英文書市挪回亞洲書市──各國書市中的翻譯書現況

文/陳心怡 對作家而言,自己的作品如果有機會譯成外文、進軍世界舞台,絕對是一大肯定;不過,我們也許會「理所當然」想像翻譯成英文、德文或者法文、日文……好吧,簡體中文這幾年也是趨勢,但是如果是泰文、韓文或者越南文呢? 「我曾經好不容易把《每天來點負能量》的版權給越南,覺得十分開心──因為從來沒想過可以…

你必須守住自己安靜的中心

文/哈金 你必須守住自己安靜的中心 在那裡做只有你才能做的事情 如果有人說你是白痴或瘋子 就讓他們饒舌去吧 如果有人誇專一 也不必歡喜,只有孤寂 才是你永久的伴侶 你必須守住自己偏遠的中心 天搖地晃也不要遷移 如果別人以為你無足輕重 那是因為你堅守得還不長久 只要你年復一年原地不動 終有一天你會發現…

怕光的人

文/哈金 〈怕光的人〉 我們只在黑暗中運作 誰也不顯露真實的自己 人人都適應了沒有光的生活 無論誰的話你都得仔細琢磨 只有傻瓜才會直來直去 大家全在黑暗中運作 許多人提起陽光就哆嗦 因為肉眼見到的全是影子 人人都適應了沒有光的生活 我們知道自己多麼齷齪 唯唯諾諾,又不可一世 反正都在黑暗中運作 有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