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狂言的舞台上,並沒有「用眼神演戲」這回事。

文/野村萬齋;譯/沈亮慧 狂言與「眼」 在狂言裡,並沒有「用眼神演戲」這回事。 三歲開始學藝時,祖父第六代万藏與父親万作就教導我,說台詞的時候要看著對手的額頭,朝向正面的觀眾席時則要正視前方。記得祖父當時已經童山濯濯,父親也是「高額頭」,假使告訴我「台詞就寫在額頭上」,還是孩子的我也會信以為真。 新…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一個島的故事。一個與龐大政治勢力拼命抗衡的故事。

拿下第162屆直木賞的《熱源》,是一部在風格上彷彿NHK大河劇般的史詩之作,透過並未著重於細節的寫作手法,帶來一種彷彿耆老講述傳奇人物故事的效果,除了在讓人閱讀的時候,彷彿可以聽見大河劇中常見的旁白敘述一樣,同時也讓人驚嘆於作者川越宗一竟然能憑藉作家生涯的第二本小說,便拿下了直木賞這樣極具指標性質的…

【讀墨暢銷榜:這本是熱門話題!】Vol. 07:名嘴、網友是專家嗎?如何分辨、該相信誰?

媒體報導中、談話節目裡、網路論壇上,甚或你身邊朋友在閒聊的時候,有時會聽到「網友評論」,有時看到「專家意見」,這些公開發表然後被傳播的意見都一樣重要、可信嗎?談話節目裡那些排排坐的人真的是專家或知識分子嗎?事實上,知識分子和專家都得有一定的素質和養成需求,名嘴不見得真有專業,專家也不見得對所有事的見…

一個香港人為什麼要去日本唸日本戰國史?──專訪《日本戰國.織豐時代史》作者胡煒權

文/犁客 「我親手拿過戰國時代留下來的文物,」胡煒權說,「織田信長寫的信、歷史人物把玩過的小物,拿在手裡,會覺得直接在和歷史對話。」 許多人對日本戰國的認識,來自大河劇或者動漫遊戲,這類改編作品一直是日本文化當中的強項,也是對外輸出的利器;不過生在香港的胡煒權,並不是因為看劇或玩遊戲而栽進戰國世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