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丹娜.蘇斯金;譯/王素蓮 雖然不是所有研究都顯示,早期接觸數學對話存在性別差異,但可能是更強而有力的對話形式,影響了女生的數學成績,那就是「性別刻板印象」。這很可能是導致女生遠離可能有興趣的領域,阻止她們參與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等重要領域,在其中發展專長並做出貢獻。 完整文章
文╱伊麗絲.桑德 全世界每五個人當中就有一個人是高敏感族。 高敏感族絕不是一種病。這個概念是由美國精神分析專家伊蓮.艾融博士在一九九六年所提出。正如人類有男性與女性兩種性別,艾融博士只把人區分為「高度敏感型(HSP)」跟「積極進取型(TOUGH)」兩種。這個分類不僅適用於人類,亦適用於其他高等動物。但我認為,人格特質的分類,實際上又比性別概念的差異更加複雜。 完整文章
文/威廉.德雷西維茲 家長們當然有理由害怕。社會流動停滯了,國際競爭環境變得越來越激烈,中產階級岌岌可危,想往中上階層攀登似乎變得更難。自二○○八年之後,未來似乎比以往更艱鉅,令人退卻,特別是對年輕人而言。越來越多人把大專以上的學歷視為絕對不可或缺,而且越是名校,越能幫你鍍金。如果你生活在一個勝者為王的社會裡,你只會希望自己的孩子站在贏家那一方。 完整文章
文/「飛魚」麥可.菲爾普斯 Michael Phelps (史上最偉大的奧運選手、最多金牌紀錄保持人) 從以前到現在,我最想做的事就是參加奧運。鮑伯.波曼不但讓這個夢想確實成真,還附帶許多其他的夢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