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福田恆存(評論家) 戰後,坂口安吾曾經在《近代文學》上發表過一篇屬於南蠻文學(註:室町末期到江戶初期的宗教文學)的作品,之後昭和二十一年,《新潮》雜誌四月號再度出現他的文章〈墮落論〉,緊接著六月號又刊載了他的〈白癡〉,就這樣坂口安吾逐步成為戰後文學的代表性作家。這裡所收集的作品全都是和〈白癡〉同時期的創作。 完整文章
文/慕顏歌 一個人越是善良,待人的底線應該越高。 這樣才能避免縱容他人,也能保護自己。 我有一個在北京做幼教的朋友,經常一大早就要奔波在不同的城市跑業務。這天一大早,我習慣性地打開微信,果然他早早地就發了一篇文。 然後,我看到了這麼一段文字: 我上氣不接下氣地趕上最早的一班列車,後背全濕透了。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座位,一位年過八旬的爺爺已經坐在那裡。 「爺爺,這個座位不是您的吧?」 完整文章
文/慕顏歌 什麼時候,善良變成了不用講道理的擋箭牌? 做一個善良的人,比做一個講道理的人輕鬆。 你從小被人稱讚:「性格好、沒脾氣、文文靜靜。」雖然你沒有很喜歡,但也不會想太多。等你工作了幾年,在人際交往中一次次地受傷,你可能會覺得,還是本性善良、但個性鮮明又會發脾氣的人,過得比較好。 完整文章
文/陳冠良 閱讀故事的場景建構,若必須視覺經驗的支援,那麼邱常婷的《怪物之鄉》便完全可以架基於日本大師宮崎駿的動畫作品之上。至少這是我逐行逐字間所經驗的。邱常婷以仿童話的幻想之姿,龐複羅織著土地的興衰,人世的懵懂,乃至於兩者剪不斷理還亂的糾葛。 完整文章
經常在輕小說或是漫畫裡面發現這樣的設定:編輯往往是虐待狂,揮舞著狼牙棒追逐著作者催稿,而作者則是個抖M,於是經常被強勢的拖著走,一個不小心就會愛上編輯,兩人產生曖昧情愫。 唉,拿狼牙棒催稿可能是事實,但真要互相意愛,每一百組編輯作者的組合裡,可能只有 0.1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