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年前的科幻短篇,現今世界的真實預言──專訪葉言都

文/犁客 「我現在回想我一輩子碰到很多奇奇怪怪的人,是一般在那個年代不太容易碰到的。」葉言都這麼說,但倘若讀者對「葉言都」這個名字有點印象,或許會認為「葉言都才真是個奇妙的人」。 葉言都畢業於台大歷史研究所,畢業後進中國時報當編輯、沒多久被派駐美國成了辦事處主任、調回國後轉職成財務長,後來一路當到副…

他有非洲血統,曾用法文創作,卻成為俄國人文化與精神指標──認識普希金的傳奇一生

文/陳心怡 「你們為什麼要來參加普希金新書座談會?」 這是政治大學斯拉夫語文學系教授、同時也是《普希金小說集》的譯者宋雲森在新書講座上問大家的第一句話。那是個晴朗的週日午後,誠品書店人來人往,《普希金小說集》新書座談雖然不像其他暢銷書那樣爆棚,但也坐滿了一半。 台灣人對來自北國金髮碧眼的模特兒熟悉程…

【經典也青春第三講】張耀升 × 陳蕙慧: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黛萊達透過《母親》最想和讀者說的那一句話是……

文/芒果青 將近百年前義大利薩丁島,年輕的神父保羅跟隨母親來到一個幾十年沒有神職人員的偏遠村落,成為當地村民的信仰支柱。對母親來說,兒子就是她的驕傲和希望,但保羅卻在此時愛上當地的富家女愛格妮斯,兩人還計畫私奔。「神父為何不能結婚呢?」起了凡心的兒子,和意圖阻止兒子戀情的母親,產生了母子、戀人情感的…

海明威認為我們都該知道的史上最佳戰爭故事集:現代主義經典《紅色英勇勳章》

文/陳榮彬 一九四二年,美國小說家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幫紐約的皇冠出版(Crown Publishers)編了一本戰爭小說集,書名是《戰爭中的人:史上最佳的戰爭故事集》(Men at War: The Best War Stories of All Time),選集篇幅長達一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