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意間發現宇多田光推出〈盛夏的陣雨〉(真夏の通り雨)的mv,詩意的、幾乎隨意截圖就變成明信片的畫面,隨著光影流動,那些彷彿無交集的片段,透過歌聲的填補,緊密連結著在一起──是人與人之間的羈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日本作家京極夏彥說過,研究日本妖怪,就是在研究日本人的心性。」何敬堯說,「我很認同這個說法。」 已經出版《幻之港:塗角窟異夢錄》、《怪物們的迷宮》兩本短篇小說集的何敬堯,對臺灣的妖怪傳說及恐怖故事十分有興趣,在這兩本作品當中,可以明顯看出他對這類題材的喜好與野心;換個角度講:何敬堯會開始寫小說,原來就打算要寫這些類型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小泉八雲 他們在日落時分抵達山腳。那裡杳無人跡,沒有漣漪、沒有樹影、亦不見飛鳥,只有從荒蕪中浮現的荒蕪,而峰頂遠在天邊。 佛陀隨後與他的年輕僧人說道:「你所求見的將會現示在你面前,但目標遙遠,路途崎嶇。跟上吧,莫驚慌,你會獲得勇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