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當年做的那本電子書根本不會賣啦,哈哈哈;」張惠菁笑著說。 2001年,亞馬遜的Kindle還沒問世、網路書店還沒被連鎖書店的老闆們放在眼裡,但國外許多創作者已經透過不同合作測試新形態的閱讀可能,當時已經出版過短篇小說集和散文集的張惠菁,也與藝術家紅膠囊及歌手楊乃文,合作了一本Flash格式、結合文字、圖像與音樂的電子書《惡魔的夏天》。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深夜裡,64歲的老人信吾在位於鐮倉的家中,聽見後山傳來一股低沉的轟鳴,日間他的妻子提起,自己的姊姊死前也聽見這股不知從何而來的聲響。 信吾一方面為這山音是否在預告自己即將死亡而感到些許害怕,一方面又不得不將注意力放在經歷過戰爭的兒子與兒媳之間感情生變,以及女兒帶著兩名稚齡孫女回娘家的問題。 完整文章
文╱陳銘磻・繪╱Jupee 一八九九年六月十一日出生大阪北區此花町的川端康成,幼時孱弱多病,家人呵護備至,少跟外界接觸,導致生活封閉、性情孤僻。三歲前,雙親感染肺結核,先後辭世,由祖父母收養,寄居大阪三島郡豊川村舅父的黑田家。七歲時,祖母棄世;十歲時,唯一的姊姊芳子罹患熱病,併發心臟麻痺夭折,親人接踵過世,他的精神受盡折磨,難忍熬煎,僅能藉助閱讀加重生命能量。 完整文章
在台大生態池經常遇見牠,在淡水河岸,在大安森林公園,在植物園,在許多水澤河畔也常見到牠,總是佇立不動,安靜沈思。起初不識太多鳥獸之名,夜鷺、灰鷺、牛背鷺,傻傻分不清楚,後來在有河Book書店,透過詩人隱匿之口,我確定不會忘記,牠是夜鷺。 完整文章
陳育萱的《不測之人》透過男子蘇進伍之死,用亡者視角帶出故事,以幾名親友的角度帶出更多和亡者有關之事,並串起「陂仔尾」這個村裡的所有故事。除了與父親的和解、重新了解家人,還有宋江陣的文化傳承、惡德工廠的官商勾結、廢水造成的農地汙染,以及性別認同的議題等。但是在閱讀作品時,會發現《不測之人》沒有造作之感,是一個不濫情,卻又情感飽滿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茂呂美耶 提起太宰治(Dazai Osamu),我這個年代的人,尤其女性,大概會皺起眉頭,搖頭不語。他害死太多女人了。不過,我得先為太宰治辯護一下,我們搖頭,純粹基於他的私生活過於糜爛,並不表示我們「惡烏及屋」,連他的作品也不屑一讀。反之,我個人相當喜愛他的作品(詼諧、正面性的)。畢竟作家的私生活與作品完全是兩回事。 完整文章
文/劉子瑜 書,藏著世界的故事,從早期的神話傳說,到後現代的科幻小說。它,本身即是解開世界內在的一把鎖。自幼人類就擁有與生俱來的想像力,藉由閱讀經驗的展開,指引著人格正值形塑期的青少年在即使沒有玩伴的房間裡,開始對人間有更深理解,從文字中換另一種角色生活,聽見不同的聲音,看見一個全新的世界。 兩種截然不同的少男少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