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大生態池經常遇見牠,在淡水河岸,在大安森林公園,在植物園,在許多水澤河畔也常見到牠,總是佇立不動,安靜沈思。起初不識太多鳥獸之名,夜鷺、灰鷺、牛背鷺,傻傻分不清楚,後來在有河Book書店,透過詩人隱匿之口,我確定不會忘記,牠是夜鷺。 完整文章
陳育萱的《不測之人》透過男子蘇進伍之死,用亡者視角帶出故事,以幾名親友的角度帶出更多和亡者有關之事,並串起「陂仔尾」這個村裡的所有故事。除了與父親的和解、重新了解家人,還有宋江陣的文化傳承、惡德工廠的官商勾結、廢水造成的農地汙染,以及性別認同的議題等。但是在閱讀作品時,會發現《不測之人》沒有造作之感,是一個不濫情,卻又情感飽滿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茂呂美耶 提起太宰治(Dazai Osamu),我這個年代的人,尤其女性,大概會皺起眉頭,搖頭不語。他害死太多女人了。不過,我得先為太宰治辯護一下,我們搖頭,純粹基於他的私生活過於糜爛,並不表示我們「惡烏及屋」,連他的作品也不屑一讀。反之,我個人相當喜愛他的作品(詼諧、正面性的)。畢竟作家的私生活與作品完全是兩回事。 完整文章
文/劉子瑜 書,藏著世界的故事,從早期的神話傳說,到後現代的科幻小說。它,本身即是解開世界內在的一把鎖。自幼人類就擁有與生俱來的想像力,藉由閱讀經驗的展開,指引著人格正值形塑期的青少年在即使沒有玩伴的房間裡,開始對人間有更深理解,從文字中換另一種角色生活,聽見不同的聲音,看見一個全新的世界。 兩種截然不同的少男少女 完整文章
文/凌明玉(作家) 原刊載於凌明玉Facebook,已獲授權轉載 平路老師的新作《黑水》,從聳動駭人的社會事件出發,小說之筆彷彿明礬探入混沌河水,從兩個女人的幽微心境重現往日。潛藏的真相,其實是難以捉摸的人心,各方觀感與紛亂臆測,反而是小說之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