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夏民 我在桃園市出生,小時候住在連接桃園縣與臺北縣鶯歌鎮的桃鶯路附近街巷,每次要進市區去何嘉仁美語補習,就要走到龜山工業區旁的「大智路口」站牌搭市內公車出發。還記得那時候的回數票是一張卡紙,上面印著桃園客運的印花和數字格子,每次司機取走車票要剪時,都深怕他會太粗心而多剪了半個格子。 上車之後,其實不用多久就會抵達前站。車程雖然很短,但那一段路,卻也畫出了一條很幽微的界線…… 完整文章
文/臥斧本文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前幾天在臉書發了一篇買書的感慨,因為提及書價,有位也在出版業工作的朋友留言問:「所以問題來了,買書這件事到底有沒有薄利多銷這情形」;俺回覆了一些俺的看法,不過後來想想,應該講得更清楚點。 朋友問的應該不是「買書」,而是「賣書」。那麼,把書當成一種商品、放進資本市場當中,是否有「薄利多銷」的情形?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郭涵羚;作品提供/鄒駿昇 ➨➨上集回顧:【黃子欽的設計嘴,泡】從重考生變成插畫家──與插畫家鄒駿昇對談(一) 考究事物的脈絡,讓畫面變得更豐富 有個過程我覺得很有趣,在英國,你找到一個語言,後來你找到一種慢慢用「去制約」的習慣來創作,所以它不一定像英國那麼直接生猛,但也提煉出很多東西。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