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舜華先從荒謬而反諷的作者之死談起。 舒茲是一個渺小的鄉村教師,卻以繪畫才華受到某個蓋世太保賞識免於遣送集中營,也許眾人(包括他自己)心想這可僥倖逃過迫害,孰料舒茲竟被那名蓋世太保的對手當場槍殺於街頭,在舒茲創作的壁畫前。 這可憐又可悲的命運,奇異地引出身為波蘭人多舛的歷史遭遇裡,某些族類的荒唐行徑逼近可嘆可笑。舒茲的橫死演示了這道歪斜的結局。 完整文章
文/布魯諾.舒茲 在卡夫卡生前得以出版的作品有如鳳毛麟角。由於卡夫卡對自己的作品抱著重大無比的責任感,並且以崇高的、宗教般的神聖態度看待創作,這使得他無法滿足於任何成就,只能一篇又一篇地扔棄那些充滿神來之筆的傑作。只有一小群好友才有機會在那時候就看出,卡夫卡即將成為一位格局宏偉的創作者,他把那終極的任務攬到身上,辛苦地奮鬥,試圖解決存在最深奧的課題。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每個人心裡想必一定有一兩位崇拜的小說家,調查大部分人的名單,有一個人的名字,總是重複出現,那就是謎樣的文學怪咖──卡夫卡(Franz Kafka);可以說他的存在地位無可取代,他所創作的小說劇情之怪,尤其那股沒有答案的潛意識流,讓許多人為之著迷,他小說中展現出的跨越時空的現代感,彷若現世的預言,終將在某個時刻於靈魂深處爆炸開來,然後,一發不可收拾⋯⋯ 完整文章
文/林蔚昀 來到波蘭後,常有朋友或陌生人問我:「妳為什麼來波蘭?」 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非官方說法是:「因為我在英國畢了業不知道要做什麼又不想回家。」官方說法是:「因為我看到一張波蘭畫家維克多.薩多夫斯基(Wiktor Sadowski)畫的海報,又讀了一本猶太裔波蘭作家布魯諾.舒茲(Bruno Schulz)寫的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