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釋名。田邊聖子《喬瑟與虎與魚群》這個怪書名,源自其中一個同名短篇。這部短篇小說集有幾篇怪篇名,從篇名無從猜測主題,但篇名不是隨興取定的,如果知道標題的由來,就有助對主題內涵的理解。 就說〈喬瑟與虎與魚群〉這篇吧。喬瑟是女主角的名字。喬瑟不是本名,她名叫山村久美子。因嗜讀沙崗,發現書中女主角常命名為喬瑟,心嚮往之,從此自稱山村喬瑟。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每個人的生命總會碰到大小問題、人們常會陷入困頓、摸索的沈思,但其實生活中每個生命的轉角遇到的問題,可能已經有哲學家思考、摸索過,在面臨問題時,我們是否能像哲學家一樣,追尋問題的根源然後找到解答。 完整文章
文/楊嘉玲 許多人之所以無法下定決心離開消耗你的人,最主要的原因來自於「罪惡感」,讓他不忍心切斷聯繫,或做出讓對方不開心的調整。他們心中經常會有一種如影隨形的虧欠,覺得拒絕他人的要求,是種自私的行為。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反應,有可能是來自於成長經驗,爸媽、師長或重要他人透過餵養愧疚,達到情感上的操縱,強迫孩子按照自己的期待生活。例如: 完整文章
文/劉軒   你會害怕幸福嗎?其實,我們怕的不是幸福本身,而是幸福開始消逝,我們不確定人生會不會因為現在太幸福,接著就開始不幸了──於是,重新設定(reset)格外必要。現在的人生低點,多年以後也許會如蜻蜓點水一樣,消散無痕。 最近聽到了一首很有意思的歌,叫作〈害怕幸福〉,大意滿有趣的:「害怕幸福,因為怕幸福有一天會讓人糊塗,甚至把自己困在進退兩難的峽谷。」 完整文章
文╱拉斐爾.喬丹奴;譯╱黃琪雯 一開始,克勞德並沒有說話。他只是將溫暖的手輕輕放在我的肩膀上表示安慰,就這樣維持不動。 當我的淚水乾了,他的妻子將一杯熱騰騰的茶和幾張紙巾擺在我面前,然後默默上了樓。她大概感覺到在場可能會打斷一場正要開始的告解,而那正是我需要的。 「對……對不起,這真的很可笑!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最近我一直很焦慮,接著又遇上了這可怕的一天,真的,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了!」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幸福是個終極目標。我們總是互相提醒「說好的幸福」,就算緣滅了,也仍希望對方「還是要幸福」。似乎人的一生,就是要得到幸福,才算圓滿。幸福,不只是嚮往,更是成就。 但我們似乎很少思考,當全世界的人都得到幸福了,會是個怎樣的光景?而正這是小貓流所推出的新書,《去你的心靈大師》的提問, 「當全世界的人都幸福後,然後呢?」 小說,你也敢出? 瞿欣怡目前是小貓流文化的總編輯。 完整文章
「做為同樣在不正常家庭長大的小孩,平路在書裡的每一句話我都明白。」深夜一口氣看完《袒露的心》,我哭了一會兒,想起童年時也同樣孤單的自己。 一個十歲的小孩必須孤獨地住在異鄉,學習打理生活,並且習慣父母的遺忘,這樣的小孩需要很多力氣才能好好長大,不要壞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