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宣瑋 悲傷是文學作品中常出現的元素,似乎每位作家都可以信手捻來。角色可以在字裡行間恣意灑淚,淚水如斷線珍珠遍灑玉盤。悲傷好像很容易,也很浮濫。 但真正的悲傷,卻是筆墨難抒的痛。悲傷不是一種技術,它是一種生命中難以承受的痛。 把悲傷用文字袒露給讀者,將傷口撕裂讓旁人觀曉,又更是痛上加痛。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不知道「從來不曾得到真正的幸福」和「失去曾擁有過的幸福」,哪個比較寂寞?或許有些人會覺得,與其要經歷失去的痛苦,那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擁有。可是對另一群人來說,幸福可能就近在咫尺,卻一直觸碰不到,連「選擇不要幸福」的權利都感到奢侈。 在《千鳥酒館》裡,表姊妹沙沙與千鳥便是分別帶著這兩種寂寞,來到靠近陸地盡頭的小鎮。 完整文章
文/董秉哲 大抵就是一種分享的心情吧。許多出差旅外的機會,自己不時會在某些空檔裡想到禮物的事(並且那種在出發前早已羅列在代購清單之外的情緒);可能在南法小鎮一家小小甜品店、可能在北京一條年貨購物大街、可能在南非市郊酒莊甚至只是東京巷內一家手工羊羹坊…… 我喜歡那種因為眼前物事而記起特定對象的性格特質的瞬刻感覺,那是自己記得的他們:共事的伙伴、深交的友人、情人與家人。 完整文章
文/陳栢青 小編碎碎念:陳栢青說愛情啊,就是一條狗,一寂寞,什麼野狗都會帶回家,又或者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就成為了那隻狗⋯⋯ 犬系戀人開始流行。小虎牙皺鼻子,一雙小狗眼,眼角下垂招風,濕濕黑黑的看著你,看著你時總有點無辜,讓你手足無措起來,像自己先有了罪。他一逕是對你好的,好到你想對他壞,可再怎麼壞,撒潑耍賴,嘴巴很賤,拳頭在他胸前背上落下三三兩兩,力道都先保留三分。不只是愛,近乎寵。完整文章
人渣文本給我們的當頭棒喝: 人生根本沒有「大幸福」,只有「小確幸」。 眼下的事好好做,所謂「幸福人生」,就是去流淚、去體驗、去付出後 名校、名牌、豪宅,金山銀山多到花不完…… 如果幸福只是如此而已,為什麼有錢人也覺得不幸福? 薪水低、物價貴,什麼都買不起也看不爽…… 大環境改善無望?那麼,你必須下定決心,打掉重練! 人生的大事,你應該這樣做: 完整文章
這是我送給自己結婚十年的禮物,我也希望藉由這本書,讓各位姊妹們,可以一起活得幸福燦爛,擁有屬於家人跟自己還有每位所愛的人的美好時光。──Melody 殷悅 網友們譽為馭夫女王的Melody究竟有什麼祕訣把看似大男人的獅子座老公制伏得服服貼貼? 外表甜美溫柔的她,骨子裡竟有著電影《控制Gone Girl》裡的愛咪一樣有的瘋狂控制欲,連老公都怕怕? 完整文章
文/珮姬 記得幾年前,電影《他其實沒那麼喜歡妳》剛上映時,我和幾個姊妹進戲院,當時我們各自為不順的情路煩惱、自我懷疑,總試圖從書中、從電影、從異性朋友的口中尋找一個兩性相處的守則,好讓我們不用再只能羨慕別人的幸福,自己卻總是和令人失望的對象約會,任由他們把我們搞得很廉價似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