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小說或電影等等故事載體裡倘若出現警探之類調查罪案的角色,有時會提到某種對於罪犯的直覺,某些作品裡的老資格警探角色會以此判定新人能否勝任工作,某些作品裡會把這類直覺的準確性提高,尤其是想要強調主角威能的故事,可能出現主角的直覺精準、獨排眾議,最後擒得真凶的情節。 不過,《顏值》(Face 完整文章
文/沈眠 《南方從來不下雪》作者陳育萱,與《FIX》作者臥斧,2020年2月22日在讀字書店展開對談。兩人同樣是以作品介入社會議題的小說家,本日他們便來分享如何以作品揭露不公不義,希冀照亮社會暗角。 不明白人生的路線圖,是非常危險的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您的故事裡提到律師想要解除與當事人的委任關係,但法官不准;」邱顯智問,「法官可以這麼做嗎?」 邱顯智是國內知名人權律師,他說自己會成為走上這條路,是因為讀了張娟芬的《無彩青春》,「這本書寫蘇建和案,提到羅秉成律師,我讀的時候真的覺得,哇,我好仰慕這樣的人。」 完整文章
文/Orange、犁客 「《愛的自由式》是本超級熱門的作品,當時它的電子檔在網路上流竄,因為它『好好看』。」Orange說,「我看過的類似題目論述多半出現在學術論文,符合學院要求,但是離一般讀者有點距離。」 Orange關注LGBT議題,同時是個狂熱的觀影者,長期在部落格「Orange’s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