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如何說她? 常看到她,二十幾歲左右,白白淨淨,背微駝的纖細身軀,揹個小背包,入夜後像鄰家女孩般,踽踽獨行於偌大港區。 夜晚,三個窮極無聊的爸爸桑,又溜班在素珠自助餐店裡飲酒鬼混。 我問阿壽:「常看到她,這麼晚了,獨自一個女生,不怕被強去喔。」 他露出詭異笑容不語。 一旁的 Jeff 喝了口酒,哈哈大笑:「一炮三百,要不要?我幫你介紹。」 啊林老輸咧!一炮三百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