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穎 沒有玩具的孩子最落寞,可是沒有夢的男人是什麼 〈關於男人〉 男人寫歌唱給男人並不奇怪,但陳昇音樂中的男人很特別。我看到有些樂評人說,陳昇很多歌是寫給男人的,屬於男子漢的愛與愁。在〈關於男人〉一曲中,陳昇這樣描述男人:他們的最愛是 3W:即 Wine, Women and 完整文章
文/丹尼爾.列維廷 「浪漫情歌是一場騙局,把不知防備的小毛頭迷得暈頭轉向。我覺得美國人心理問題這麼多,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大家都是聽『濫情歌詞』長大。」法蘭克‧扎帕說。 瓊妮‧米契爾則說:「世界上沒有浪漫愛(romantic love)這種東西。它是古蘇美人發明的傳說,又在中世紀重新熱門起來,但絕對不是真的。浪漫愛的重點全都是『我』怎樣、『我』那樣,可是真愛的重點是『對方』。」 完整文章
文/苦苓 口述者:鍾小姐,32歲,私人祕書 大師的文采真的沒話說,三兩下就寫出了一首動人的情詩。 詩的內容很平實,不像那些文藝作家寫的、不知所云的現代詩,雖是簡潔的文字卻有深刻的感情,很容易打動我們年輕人。而且大師的詩是有押韻的,光用唸的就很好聽,如果當成歌詞請人譜曲,一定會大受歡迎。 我跟大師講自己的想法,他卻只冷冷地笑笑:「請人做歌?我這一生只有人家請我,沒有我請人家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