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女也是勞工,我是屬於情緒勞動偏多的類型

文/洪承喜;譯/賴姵瑜 某一天,我與巫女朋友蘋見面,我問蘋: 承喜 巫女的工作有沒有什麼難處? 蘋  有啊。我在外介紹自己是巫女時,有的人會立刻說:「請幫我算算運勢。」神靈又不是什麼自動販賣機,說要算就能算出來。 承喜 沒錯,我也經常聽到這樣的話。就像隨便向歌手說「請你唱首歌」一樣。算命顯然也是勞動…

我領悟到她只是需要找人聊聊,而她母親把這件事外包給我

文/布萊絲.葛羅斯伯格;譯/謝靜雯 在許多富裕孩子之中,也有一種大到足以擊沉鐵達尼號的特權感(sense of entitlement),彷彿他們害怕自己不真的夠格,而特權可以填補靈魂裡的破口。就讀紐約菁英私立學校的白人男孩,絕對很清楚自己在世界上所站的位置,以及如何讓這一切成為可能。我在某間曼哈頓…

在親密關係暴力裡,受虐者習慣去想自己如何表現得更好

文/潔瑪.哈特莉;譯/洪慧芳 女性常處於受虐關係或隱瞞過去受虐的事實,也許並不令人意外。她們已經習慣把他人的舒適和幸福擺在個人之上。在受虐的情況下,這種習慣與恐懼交織在一起,便導致沉默和默許。就某種意義上來說,在一段受虐關係中,受虐者也容易「習慣」特定的情緒勞動模式,而不去處理情緒勞動的加劇及逃離施…

女性專屬的隱性工時 ──無假可放的情緒勞動

文/潔瑪.哈特莉;譯/洪慧芳 霍奇查爾德自創「情緒勞動」一詞時,她是指空服員的「商品化」情緒工作。她不僅研究了這項工作的內容,也研究了它最初存在的原因。當然,良好的顧客服務是航空公司用來留住顧客的好方法,但她看到的不僅是對顧客彬彬有禮的態度,還涉及更多的個人領域。 「女性」空服員的情緒勞動 空服員提…

想我賣淫的姊妹(和兄弟)

文/怪熊 怪熊當年上台北參加的第一場遊行,是日日春舉辦的。日日春的前身是公娼自救會,為對抗陳水扁在台北市長任內魯莽廢公娼的決策而成立的。 賣淫到底有什麼不對?從娼為妓可不可以是個正經的職業選項,有尊嚴,有穩當的職涯?少年怪熊當初沒想那麼多,只是自己從高二開始從台南約炮約到屏東,別人鄙夷我是家常便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