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手塚家的孩子1928年出生那天,也是明治天皇生日──雖然中間隔了七十幾年,但因這個巧合,手塚家的孩子,被取名為「治」。 手塚家的孩子小學快畢業時,第二次世界大戰開打;他親眼見過戰爭的殘酷,不過還算是平平安安地度過了那段時間,而且在學的成績還不錯,二戰結束那年,他考進大阪大學附設醫學部。 完整文章
文/獨步文化編輯部 說到日本本格推理小說,不少讀者想必會立即聯想出熟悉的場景:神秘的世家一族與古老大宅、充滿難以捉摸魅力的名偵探,以及機關巧妙算盡的詭奇殺人事件。你或許也會馬上想起創造出日本三大名偵探之一金田一耕助的本格推理宗師橫溝正史,但對日本人來說,還有一位全才的文學大師同樣耀眼──那就是栗本薰與她筆下的名偵探伊集院大介。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長崎尚志的推理小說《闇之伴走者》(闇の伴走者)挺有意思。 倘若是日本漫畫迷,那麼極有可能已經看過長崎尚志編劇的作品;除了是小說作家之外,長崎尚志當過漫畫雜誌的編輯,也是幾部重量級漫畫作品的編劇,包括浦澤直樹(浦沢直樹)的《怪物》、《20世紀少年/21世紀少年》、《Billy Bat》,以及由浦澤作畫、改編自手塚治虫原著漫畫的《PLUTO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你喜歡手塚治虫的《原子小金剛》,可能會覺得很替機器人抱不平;如果你看過《攻殼機動隊》(動畫,不是好萊塢真人版),可能會對劇中的「傀儡師」要求公民權利感到疑惑;如果你看過《駭客任務》的前傳動畫《二度文藝復興》,可能會覺得人類活該被機器當成電池;如果你是《真實的人類》或《西部世界》之類影集的粉絲,那麼你大概會覺得人類死不足惜。 完整文章
文字、照片/徐佩伶 如果有一間不可思議的書店,可以像有魔法般地為你變出那本早已絕版尋找多年的經典愛書,哪本書會是各位的首選呢? 「經典」的定義是帶著主觀,無關主流與否,每個人心中必定都有一本對他而言無可取代的作品,帶有這樣意義的ㄧ本書,總是讓人不經意的勾起塵封中的情感,也許是一本小說,漫畫,童書,甚至可以是料理食譜。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蔡仁譯;作品提供/氫酸鉀 ➨➨上集回顧:【黃子欽的設計嘴,泡】架構自己的時代,奪回文化權力!──與插畫家氫酸鉀對談(一) 將創作融入日常之中,普及才能延續文化生命 你有一個計畫是做車站,為什麼對車站會有感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