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次演講,我提到了白色恐怖時期,國民黨政府曾經濫殺許多人命。此時,台下有一名婦人站起,一臉氣憤對著我與對談人(飛文工作室的負責人、小說家林峰毅)說:「哪有死那麼多人,不過才死幾個人而已!」我無奈表達了,就算只有一條人命,這種事也完全不應該發生。但她無法理解,仍悻悻然離去。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現今的書市,「小說」是個麻煩的種類。 麻煩的原因之一:它不好介紹。有些讀者會覺得,你把故事的概梗都講完,那他也就知道那本小說是怎麼回事了,不需要再看──這當然是個錯誤認知。知道《西遊記》有一隻石猴會大鬧天宮,並不會減損讀到他真大鬧天宮時的爽快,知道《魔戒》最後總是要把至尊魔戒扔進末日火山才算數也不會讓遠征軍的冒險變得平淡。知道劇情和閱讀時的沉浸情緒其實是兩碼子事。 完整文章
有時我們覺得自己認識一個城市──它不遠,它很方便,它是購物天堂,它的居民常常以「利」為先,它產出我們熟悉到把所有台詞加演員表情都倒背如流的那些電影,它的政治處境及歷史有更多比我們更尷尬的狀況。 但最近這個城市發生的事,會讓我們需要重新想想:我們真的認識它嗎?在那些電影裡的正義角色在現實中似乎全都染黑,而我們以為唯利是圖的居民卻為了更重要的價值舉起反抗的拳頭。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香港有個說法叫『廢青』啦,就是畢業後沒工作、成天沒事做,」Mr. Pizza說,「我那時大概就是這個狀態。」 Mr. Pizza從小喜歡閱讀,「我的成長過程比較孤獨,父母親長時間要出外工作,所以我待在祖母或姨媽的時間比較多,很多時候,他們會帶我去圖書館。」香港的圖書館分成人和兒童區,兒童區的館藏大多是給幼齡孩童的繪本,所以Mr.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