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有個汽車廣告的對白這麼說:「歷史上的每個英雄,都與他的坐騎一同不朽」。我們三國粉鄉民都知道馬中出了赤兔,人中出了呂布(我又在說什麼),但與那些戰功彪炳、壯圍虎軀的武將大相迥異,古典時期文士多半以騎驢作為主要的交通工具,也進一步成為作為一個文人墨客的精神象徵。 完整文章
先前專欄集結成《讀古文撞到鄉民》時,收錄了一篇當初未刊稿,講漢代某次會車造成的行車糾紛,因而衍生出的樂府詩〈相逢行〉。詩中我們見識到當年的大七提之戰的刺激兇猛,以及漢代富二代8+9講義氣講門第的習態。其實漢樂府不少有哏的詩歌,讓我們足以一窺距今兩千多年前的時代風貌。 對那些年我們一起背過的國學常識還稍有印象的讀者,大概知道「樂府」最早指的是官署名,乃漢武帝所設立,根據《漢書‧藝文志》: 完整文章
作為詩、詞、文、書法諸成就賅備的大學士,後代對蘇軾的評價甚高。不過我的詞選課並沒有花太多篇幅講東坡詞。文學史談一個體類發展,多半從所謂的「本色」與「別格」區辨,東坡創造出詞的豪放一體,怎麼看都只能算是本色之外的異調。 完整文章
文/祁立峰 【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專欄作者祁立峰,去年由政大出版社發行《遊戲與遊戲以外:南朝文學題材新論》,在 2016 臺北國際書展會場,祈立峰應邀藉目前暢銷的影視作品《瑯琊榜》,探討學術上南朝文學集團及其文本隱藏的深度意涵。講座以「現實《瑯琊榜》:南朝文學集團的恩怨情仇」為題,而在講座之後,祁立峰對祁立峰(對,沒寫錯)進行了這篇深度訪談…… 完整文章
想在中文系裡開課講《文心雕龍》有點艱難。稍具備語文常識的同學,可能知道它是「古典時期第一部文論專著」,更混一些的同學則會說「老師,這門課聽起來好威」或「好難」,然後轉而選些輕鬆的學分;就算我的鄉民名號再怎麼響亮,這課還是很難開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