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曾徹底改變運輸、通訊和戰爭的方式,形塑人類文明。有了馬,人們也能夠跨越以前無法想像的距離進行旅行、交流、貿易和襲擊。也有歷史學家提出,馬的貿易和中華文明與遊牧民族的恩怨情仇有關──當中原地區結束分裂和爭戰形成統一王朝,北方遊牧民族缺少了賣馬匹給中原各政權的貿易來獲利,就只能用侵略掠奪的方式強搶中原王朝的資源。 完整文章
科幻或奇幻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有時為了節奏有時為了聚焦,必須做出適當的刪減,所以,如果閱讀鶲著,常常更能了解在影像敘事裡沒能仔細講述的設定細節。 另一方面,雖然「科幻」(未來、宇宙、人工智慧)和「奇幻」(中世紀、幻想生物、魔法與咒語)給人的印象完全不同,但本質其實幾乎相通,許多擅長其中一個類型的作家,也會在另一個類型交出厲害作品。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沙丘》小說及電影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相當緩慢地讀完《沙丘》(Dune)小說第一部,也看了同名改編電影。 電影的改編其實不壞。視覺設計很好──這也是身兼導演及編劇之一的維勒納夫(Denis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一位記者出身的法國作家在結束一場日本之旅的返航途中,讀到一小則發生於福岡的社會事件,他的想像力馳騁,於是一本探討身處現代科技文明社會裡孤獨、疏離的個人,將遭遇無形監視與侵入的多主題小說誕生了。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馬欣的慎重令我印象深刻,我們在節目開錄之前的溝通時,我認為她準備的東西,都能講兩個鐘頭的講座了。 我有幸比節目上談的多聽了一些,也聽得還不過癮,趁記憶鮮明,扼要摘錄如下: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從有小說開始,探究的大抵離不開命運與自由意志的對抗,」賀景濱出版作品不多,卻總在書寫故事之外,探討更巨大、抽象的命題。出版上一本著作《去年在阿魯吧》已是近十年前的事,賀景濱的小說新作《我們幹過的蠢事》裡,探究的是撰寫前作時迴盪心中的提問。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很多人以為小說《蒼蠅王》是一個「一群男孩遇難漂到一個荒島上進行野外求生」的故事。 「一群男孩遇難漂到一個荒島上」這部分沒錯,但《蒼蠅王》不是一個野外求生的故事,而是一個蠻荒與文明、暴力與秩序對抗的故事,其中還有幾個象徵,帶到科技以及宗教對人類的影響。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為什麼是白人製造出這麼多貨物,再運來這裡,為什麼我們黑人沒搞出什麼名堂?」1972 年,賈德.戴蒙於新幾內亞研究鳥類演化時,和當地政治領袖亞力的對談,促成戴蒙持續研究人類演化、歷史、語言的其他面相,並於1997年出版《槍炮、病菌與鋼鐵》,隔年該書也獲普立茲文學獎肯定。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一個文學人若想跳脫原有偏重感性層面閱讀的漩渦(!),需要接受理性思維的啟迪與激盪,我的選擇是歷史與自然科普。 選擇歷史是至少有大量的故事,在因果關係的吸收上會稍省力些,所以廣場總編輯沈昭明先生提出布勞岱爾的書單時,我望著三大巨冊(而且是精裝),完全不介意手扭到,欣然接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