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耀昌 在《福爾摩沙三族記》中,我試圖站在三個族群立場,以小說的方式來詮釋台灣史,重新建構荷蘭時代台灣史和鄭成功之形象。好友前義大利駐台代表馬忠義(Mario Palma)在二○一三年的義大利國慶晚會中,竟然提到這本書:「我的好友陳耀昌教授去年出版了一本很成功的書《福爾摩沙三族記》,但是今天的台灣已不是他所描寫的福爾摩沙了。他應該再寫一本另外標題的書《台灣多族記》!」 完整文章
讀書一直是個私己的活動。有人說這是因為讀書(尤其是小說)就像自己進入另一個世界,但看電影聽音樂也是呀(不是夢的世界哦);有人說這是因為讀書的時候大家都很安靜不會彼此對話,但那只是因為你運氣好(有些人讀書的反應可大了,再說,看電影時也不該彼此對話啊)。其實,真正就算是一群人在同一個房間裡讀同一本書,每個人看的速度也不會一樣──這和看電影、聽音樂會等等同屬閱聽經驗的狀況不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