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暖還寒似乎是春天的特色,零上六度的「高溫」只維持了一天,甚至還下起了雨來,沒想到隔天就驟降到零下十五度,並且下起了鵝毛大雪。如今泥濘再度被白雪取代,然後等待著下一次的融雪,降雪……大自然的規律循環。 在冬與春交接,時節遞嬗的此時,除了擔心弄得自己出門一趟,就沾染一身雪泥之外,「泥菩薩」還得多留意自己的腳底,否則下一個四腳朝天的人就會是自己! 完整文章
春天是溼的。無處不溼,梅雨未到,已經有了味道。空氣中自有一種軟,一種浸潤,觸之若有物。讓人緩。也不到滯,心裡卻意想遲遲了。就是帶水的,才會拖泥,乾乾的柏油路上留下一道泥巴印跡,昨夜有雨經過,今天依然很多事情沒有做呢,拖延的,只在心理留下痕跡。 完整文章
文/陳培瑜 春天,空氣中讓我鼻子過敏的物質濃度不斷上升。於是我總是期待週五和孩子們固定的登山行程,在盆地週圍的郊山森林裡找尋清淨的空氣,雖然經常還是走得腳酸。而且我其實有些害怕森林裡五顏六色的毛毛蟲,而春天卻恰恰是最容易看得到牠們的季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