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也青春】聆聽一個被迫沉默的聲音——沐羽談米蘭.昆德拉的《笑忘書》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十多年前以《灰色的靈魂》和《林先生的孫女》在台灣引起關注,並曾於2017年的台北國際書展受邀來台與讀者見面的法國作家菲立普.克婁代,在2018年中出版了一本我非常喜歡的小說《托拉雅之樹》。 這本書是為了紀念去世的好友歐傑。 其中第十三章寫他去醫院探望歐傑…

是江戶版《陰陽師》,也不只是《陰陽師》

文/獨步文化編輯部 夢枕老師是一個開坑王。 寫作快,量又多,數百本冊數,數十種作品,單單一部《大江戶恐龍傳》稿紙量堆起來就到老師的身高高度。但他不全然是一個填坑王,偶爾可以在老師出新書時,在評論欄見到讀者「拜託把○○○完結!」或「請問○○○後續在哪裡(淚)」的悲鳴,如同見到《冰與火之歌》的讀者。 臺…

後記精華:關於《大江戶火龍改》

文/夢枕獏 有一位名叫遊齋,有點奇特的人物,住在江戶某間長屋內。 他的家中放滿了各式奇異物品。舉凡地球儀、望遠鏡、獨角獸骨、快壞的人偶、靜電機、可疑的卷軸、莫名其妙的石頭或小東西。出入這裡的,都是怪異人士。附近的小孩們也很親近遊齋。 本作是充滿著如果我生活在江戶時代,我想住進這樣的家、我想和這樣的人…

【一週E書】懂得吃才懂活著,懂得吃食背後的有趣脈絡,才懂這個世界

文/犁客 上個世紀的七零年代,台灣南部還有人推著小車沿街賣豆花,一元銅板可以吃一碗。碗不大,不過對一個想解饞的孩子來講足夠了。 上個世紀的八零年代,中學附近的小巷裡可以找到路邊賣麵的小攤,十元可以買一碗乾麵,和現在五十元的乾麵相比,料大概差不多,但十元那碗的麵肯定比較多。 上個世紀的九零年代,這個在…

時代的變遷與時代樣貌的差異特別容易反映在「犯罪」上──專訪《警官之血》作者佐佐木讓

筆訪/犁客;文字/佐佐木讓 代表國家行使暴力的主要單位是軍隊和警察,無論什麼時代,軍隊大致上面對的都是「外面」,做的事情本質上也類似,但大致上面對「裡面」的警察,在不同時代,做的事可能有很大的變化。 例如日本,從二次大戰之後、開始民主化要重新振興經濟,一直到20、21世紀交界時期,社會狀況有很大的變…

【果子離群索書】這麼多人在逆境中開書店,他們都在想什麼呢?

《情熱書店》是日本作家池內佑介用中文撰寫的文集,寫書店的故事,寫店主的心境,寫每一家書店的經營風格、營業型態與選書風格。 十家新舊書店,以東京都的書店為主(只一家位於山梨縣甲府市)。每家書店各自具備特別的性格。這本書與常見的書店巡禮文章不同在於,作者與書店保持長期互動,交流密切,對書店或店主有深層認…

【經典也青春】第一人稱的荒謬慘劇——馬欣談余華的《活著》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在節目開始之前的閒聊時,馬欣和我不約而同地提起《活著》書中的主角福貴,和他的老牛,也叫福貴。 我們都明白,「老牛福貴」的一生命運,象徵著敗家後境遇悲慘的「農民福貴」,也象徵著眾多平凡渺小的老百姓。 馬欣對這本書有深刻的感情,談起來卻冷靜自制,一如余華淡淡…

【一週E書】命運或時代都不是什麼善良的東西

文/犁客 政客們吵國家的國際處境時,常會講棋手棋子什麼的,事實上大國把世界局勢看成棋局把自己當棋手把小國當棋子,小國又何嘗不是如此?或者說,這樣講的人總覺得棋手好像可以把棋子任意擺來擺去,但事實上,絕大多數棋子都沒法子那樣「任意」──棋子有自己的功能和限制,棋局有自己的規則和路數,這些東西取決於棋手…

【果子離群索書】夜與人性一樣,沒有絕對的黑與白——讀《絃之聖域》

第一次讀栗本薰的小說,一讀鍾情,覺得她好會寫。查了一下生平資料發現,這個厲害啦,不但能寫推理、科幻、時代、傳記、耽美等類型小說,而且產量驚人,只活了五十六歲,就出版五百二十四部作品,六千七百八十四萬字小說(量產是有原因的,據說她每天寫作兩三小時 ,兩萬字),本身又是音樂、演奏家,能作詞作曲,以中島梓…

【GENE思書軒】如何用最少的能量和努力解決重要的問題?

每年元旦或春節,我們都不由自主地許下一大堆新年願望,希望能養成好習慣,忘掉壞習慣。可是今年都剩不到三個月了,關於新年願望,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事情都過去了,就當一切都沒發生過,不好嗎? 只要用很簡單的數學,就能算出,如果每天進步1%,一年後就進步了原來的三十七倍!真的可以發大財了! 然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