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上個世紀有段時間,大家都讀武俠小說,早一點開始的可能從柳殘陽、還珠樓主開始,比較晚的至少也會趕上最有名的金庸、古龍,香港和台灣的觀眾天天守在電視前看小說改編的武俠連續劇,充滿動作畫面成為台灣讀者對香港漫畫的最初印象之一。 完整文章
五年前,我曾在副刊以〈書海無邊,網路是岸〉為題,發表文章,宣稱「現在正是閱讀的美好時代」。五年之後,我仍然持此論點,且認為如今閱讀環境更好過當時。 日前在台中新手書店演講,我列出十個理由說明為什麼「現在是閱讀最好的時代」。或許有人會問,現在不是生意難做,出版社哀哀叫,實體書店一家家關門嗎?不管是不是,那是另一件事,對閱讀者而言,現在卻是閱讀的好時光。 完整文章
採訪/黃子紘、劉冠吟 撰文/黃子紘 攝影/張界聰 白天在家裡陽臺或是計程車上,點一根菸,就著天光看柳殘陽的小說,這是人生最美好的時刻。 武俠小說是 50、60 年代每個人的娛樂首選。以前也沒什麼休閒娛樂,漫畫不太流行,課本那麼生硬無趣,所以我從小學就開始去同學家看武俠小說。武俠小說不只是劇情高潮迭起,還有人物的描述纖細,打開書感覺自己就是大俠,我的人生跟武俠小說就這樣產生不解之緣。 完整文章
幸福是什麼?幸福是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因此對喜愛閱讀的人來說,能經常一書在手,就是幸福。 這樣說來,我是幸運兒,沒有任何事務在任何時間阻礙我閱讀。即使在職場,因為只幹過出版與教書兩種營生工作,幸都不離書籍。真要與書小別,只有當兵時期。但也不是完全隔離,仍然得以間歇閱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