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雖然打從心底喜歡人類,但人類是不能完全相信的

文/小川未明;譯/蘇暐婷 森林裡的小狗 有隻無家可歸的母狗,跑到鎮上一間酒舖的倉庫裡生了小狗。 「怎麼會有狗在這裡生小狗呢?傷腦筋。」老闆發著牢騷。他覺得一定是伙計們平日沒把倉庫整理好,才會讓狗混了進來,便把伙計們叫來罵了一頓。 「都是那頭畜生,害我們平白無故挨罵,豈有此理。乾脆把小狗都扔進河裡!」…

她從小就特別敏感,連螞蟻受傷時腳在抽動的樣子都看得見

文/莊勝涵;人物攝影/Wu René 2017 Openbook好書獎頒獎典禮會場,在主持人唱名過後,以《牠鄉何處?城市.動物與文學》獲獎的黃宗潔緩步上台。她腳下幾近無聲,會場頓時安靜下來,或許是聚光燈太亮,此刻站在台中央的她把視線望向遠方,臉上看不出情緒,直到開口說話:「我沒想過一本講了那麼多悲慘…

最堅強的女孩X上百人的集氣=命中注定要幸福

文/楊懷民 人間處處有溫情—血染的「幸福」。 她被取名叫「幸福」,因為有上百的學生與愛媽為她付出愛心,為她集氣加油!只因為這可憐的孩子,被人砍得渾身是血,刀刀深可見骨,多少愛狗人士,拼命的把她從鬼門關前拉回來。 第一次看到這孩子,是在羅東湖光醫院的休養室裡,她渾身佈滿了像拉鍊一樣的縫線,像是一條條巨…

【浪浪別哭】熱情陽光的暖暖陪伴 有了愛 浪浪可以不再孤單

文/楊芷菡、徐慕珈 攝影/韓承燁 早晨第一道陽光自窗外灑進來,班班翻過身,抖一抖,繼續呼呼大睡。看著躺在我和先生身邊的牠,有了家之後,睡得特別香甜。牠總喜歡賴床,看著我們要出門,也僅是抬頭望一下,每天都要花好一番工夫才能把牠從床面上挖起來。 只要把店裡的浪浪帶回家,牠們都會跑到床上,因為在外面吃過苦…

心在哪裡,家在哪裡──從紀錄片《灣生回家》到小說《我在南方的家》,專訪田中實加

【編按】 本文受訪者田中實加於2017年1月坦承自己並非台日混血的灣生後代,身世造假。本篇訪談於2016年6月17日刊載,當中論及身世部分亦為虛構;謹於文首增此說明,內文不另刪節增補。 採訪、攝影/陳心怡 2014年秋天田中實加出版《灣生回家》,那時台灣沒有多少人知道什麼是灣生,2015年《灣生回家…

用閱讀讓貓狗學習沈穩:小朋友的故事聲,陪收容所貓狗一起溫馨過節

編譯/黃彥霖 當小孩與動物,這世界上最可愛的兩項事物共處一室,實在是任誰也無法抗拒,尤其是在溫暖的過節氣氛裡,這樣的畫面更是窩心,美國密蘇里人道協會(Humane Society of Missouri)專為小學生創立的動物友善社團「希望小組」(Club HOPE),最近發起一項叫做「Deck Th…

【小賴要背著吉他靠近你】陪牠走到生命的盡頭

文/賴儀婷 總覺得自己還不夠。 對於一條未知的音樂道路,究竟能走多遠,我的內心一直有無限的徬徨。在經營平台和樂器教學慢慢步入軌道以後,我開始想辦法要讓寫歌和教課以外的空閒時間,有事情可以做。 當時在救國團認識的大哥,寄給我「青年史懷哲計畫」的申請資料,那是一個鼓勵年輕人關懷弱勢、社會服務的招募計畫,…

【第二屆移民工文學獎】優選:江子翠的勇士

文/Erin Cipta 我從窗戶望著天空查看天色,烏雲慢慢地被風吹聚集。今日天氣可能不太好,不適合我的病人出遊。 王爺爺,我照顧的病人,罹患血癌導致身體疲弱無力。儘管如此,爺爺從未失去對日常生活的熱情,每天開心過他的日子。雖然他的行動力緩慢有限,爺爺從來不刻意依賴我。當他覺得可以自己獨力完成的時候…

什麼是真正的流浪?

文/口羊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gym.king 其實我相當討厭走路,只是因為想要看到不一樣的東西,所以走。 ──劉晉佑(毛頭),《歡迎餵食!》 環島,大概是許多年輕人的夢想,甚至許多人會認為,只有環過島,才能算是正港的台灣人。有人時間不多以汽機車駛遍台灣各地景點;有人以單…

深夜裡的天使:狗媽媽深夜習題

文/口羊 愛媽們的事蹟早該有人寫了,她們既是拉動了動保組織社群和公部們做為的人,也是最卑微、日日在第一線做那希羅神話裡薛西弗斯苦役的人。 ──朱天心,《狗媽媽深夜習題》推薦序 假日逛市集、花市時,你可能看過志工媽媽帶著一群小狗鼓勵民眾認養;你也可能偶爾在流浪貓狗聚集的河濱公園、橋下或郊外,看過愛心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