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川未明;譯/蘇暐婷 森林裡的小狗 有隻無家可歸的母狗,跑到鎮上一間酒舖的倉庫裡生了小狗。 「怎麼會有狗在這裡生小狗呢?傷腦筋。」老闆發著牢騷。他覺得一定是伙計們平日沒把倉庫整理好,才會讓狗混了進來,便把伙計們叫來罵了一頓。 「都是那頭畜生,害我們平白無故挨罵,豈有此理。乾脆把小狗都扔進河裡!」伙計們說道。 「不,那樣太可憐了。等牠們睜開眼,再放到路邊去吧!」老闆娘說道。 完整文章
文/楊芷菡、徐慕珈 攝影/韓承燁 早晨第一道陽光自窗外灑進來,班班翻過身,抖一抖,繼續呼呼大睡。看著躺在我和先生身邊的牠,有了家之後,睡得特別香甜。牠總喜歡賴床,看著我們要出門,也僅是抬頭望一下,每天都要花好一番工夫才能把牠從床面上挖起來。 完整文章
【編按】 本文受訪者田中實加於2017年1月坦承自己並非台日混血的灣生後代,身世造假。本篇訪談於2016年6月17日刊載,當中論及身世部分亦為虛構;謹於文首增此說明,內文不另刪節增補。 採訪、攝影/陳心怡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當小孩與動物,這世界上最可愛的兩項事物共處一室,實在是任誰也無法抗拒,尤其是在溫暖的過節氣氛裡,這樣的畫面更是窩心,美國密蘇里人道協會(Humane Society of Missouri)專為小學生創立的動物友善社團「希望小組」(Club HOPE),最近發起一項叫做「Deck The Howls」的活動,將參加的孩子與收容所的狗狗配對,讓孩子與狗狗可以溫馨的互相陪伴。 完整文章
文/Erin Cipta 我從窗戶望著天空查看天色,烏雲慢慢地被風吹聚集。今日天氣可能不太好,不適合我的病人出遊。 王爺爺,我照顧的病人,罹患血癌導致身體疲弱無力。儘管如此,爺爺從未失去對日常生活的熱情,每天開心過他的日子。雖然他的行動力緩慢有限,爺爺從來不刻意依賴我。當他覺得可以自己獨力完成的時候,就不要求我的幫助,例如倒水或洗手。但我身為一名看護,當然盡我所能讓爺爺舒服方便些。 完整文章
文/口羊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gym.king 其實我相當討厭走路,只是因為想要看到不一樣的東西,所以走。 ──劉晉佑(毛頭),《歡迎餵食!》 環島,大概是許多年輕人的夢想,甚至許多人會認為,只有環過島,才能算是正港的台灣人。有人時間不多以汽機車駛遍台灣各地景點;有人以單車慢慢騎過台灣秀麗的風景。也有人渴望用自己的足跡,在台灣的土地上留下一步步的印記。 完整文章
文/口羊 愛媽們的事蹟早該有人寫了,她們既是拉動了動保組織社群和公部們做為的人,也是最卑微、日日在第一線做那希羅神話裡薛西弗斯苦役的人。 ──朱天心,《狗媽媽深夜習題》推薦序 假日逛市集、花市時,你可能看過志工媽媽帶著一群小狗鼓勵民眾認養;你也可能偶爾在流浪貓狗聚集的河濱公園、橋下或郊外,看過愛心媽媽帶著食物認真的餵養這群無家可歸的毛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