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栢青 東西總是一下就找到,真無聊。太輕易得到的,就無法在心裡留不下痕跡。世界老在無縫接軌,剛好一點都不好,那時誰都是誰的過客,靠很近,也都相敬如賓。所以還是有一點超過得好,只要一點,一點遺憾,一點錯,一點錯過,三十歲過了還恨著誰,記得他緊張時的小結巴和手心濕濕的汗,你肯定還對他有點什麼。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蔡仁譯;作品提供/何經泰 ➨➨前集回顧:他注視著邊緣,因為故事就在那裡──與攝影師何經泰對談(一) 做「工殤顯影」的同時,人生與創作都處於混亂狀態 繼續與大家聊「工殤顯影」吧,當初怎麼想到做這個題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