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澳洲晴朗的週日早晨,受人景仰的牧師在教堂外與鎮民握手聊天之後走進教堂,原來應該是要換上聖袍主持禮拜,結果卻是揣著一把獵槍走回室外,舉槍射擊,殺了五個人。 在場的民眾都認為牧師很冷靜,並不瘋狂,要不是被趕來的警員射殺,牧師應該會繼續槍殺更多人;殺戮以牧師的死劃下句點,接著有報導指出牧師其實是個會對青少年男孩毛手毛腳的戀童癖,這場殺戮正與牧師不為人知的黑暗面有關。 完整文章
大旱讓這座小鎮垂死但水帶來的不是生機,是屍體 那天早上很溫暖,不像今天這麼熱,是很普通的一天⋯⋯西方地平線的邊緣沾染血色,鮮紅的月亮懸掛其上;空氣中有種木頭煙燻和荒涼的氣味。他看見牧師穿上聖袍。他火速奔向教堂的轉角。他繞過外牆,獲得片刻的保護 ,但沒有因此停下腳步,他知道牧師最想殺的就是他。──這次終於換我是動手的那個,我喜歡那樣的自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