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E書】世界的那些規矩,很多還真的沒什麼道理

文/犁客 在諸多關於人類精神症狀的書寫當中,由當事人自己發聲的內容或許最是難得。這不是說其他人寫的比較不好──精神科醫師、臨床諮詢人員從自己的專業及接觸過的對象裡整理心得,能夠讓我們明白如何與有這類困擾的朋友相處,或者能夠讓我們對自己的狀況有些初步的觀察;照護人員或家人的心情紀錄,能夠讓我們同理那些…

正念:學習在第一時間讓事情維持原貌而非評斷

文/吳錫昌 不要用情緒處理事情 照顧者會把情緒波動歸咎於受被照顧者所影響,像是認為失智者無法自理是自身的問題,是惹自己生氣的原因;更常覺得自己沒把事情做好,或稍有失責便產生罪惡感,有時在工作與家庭無法兼顧下,因長期壓力為小事情緒爆發,深感到愧疚。 不愉悅的原因需要找一個明顯的代罪羔羊,不是被照顧的人…

正念不是改變已有的創傷體驗,而是從覺察當下開始

文/吳錫昌 念頭觸發情緒 是什麼激發了情緒,做出衝動的反應呢? 情緒與反應之間有固定的模式,像是不悅的情緒,就是觸及到內心的某個敏感想法或念頭,這個想法和自己過去的不舒服經驗有關。情緒經常是反射動作,如果沒有覺察力訓練,第一時間無法覺知,就會被帶入下一個衝動行為。 因此,我們需要溯源,到底自己有哪些…

他親侍年邁的雙親身心疲憊,父母卻只認可他遠在異鄉的手足

文/艾彼 照顧你的是我,為什麼你總是想著他? 安如的哥哥在新加坡工作,全家都已移民至新加坡約有五、六年的時間,只剩下安如這個弟弟留在台灣老家。他們的父母年輕時沒有夫妻之間也要溝通的觀念,也不了解家庭會隨著時間而改變,沒有在家庭出現變化的第一時間做出反應與調整,反而經常因為害怕爭執而逃避溝通,夫妻關係…

原來社會上淨是些「有瑕疵」的兄弟姐妹?

文/平山亮、古川雅子  譯/王麗芳 一位援助低收入者的男性曾說過以下的話: 「我覺得政府並沒有設法讓繭居族等低收入者重新回到社會上,反而社會好像愈來愈向他們靠攏。將來這個國家絕大多數的人,可能某方面遲早都會變得『有瑕疵』。」 在這裡,我特別把「有瑕疵」加上引號,是因為這位男性話中的意思是,有些人可能…

因為它,原本開朗大方的媽媽變得陰晴不定、疑神疑鬼⋯⋯

文/潘秀霞 我完全無法揣測媽媽的心理,她更無法完整表達或者解釋自己複雜的情緒。然而,媽媽的一反常態,透露了她失去倚靠的心靈上的不安。 在一次出國旅遊中,我發現六十五歲的媽媽,個性和脾氣變得不一樣,不再是那個我所認識大方、開朗的媽媽了。 由於意外,爸爸走的很突然,僅僅三天就離開了我們。為了轉移媽媽的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