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綱爭論是對於歷史的詮釋爭論。我的立場和新課綱不同,我沒辦法接受新課綱把臺灣視為中國的一部份,但也不認為撤回課綱算是解決問題。 反課綱的一種說法是「教育不能為政治服務」,意思是: 執政黨不該試圖利用教育來影響下一代產生與自己更接近的政治意識形態。 然而,我也看到一些反課綱的人主張說: 即便新課綱不撤回也無所謂,反正明年民進黨很有可能上台,到時候還是會改成臺灣主體的歷史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