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總有廣告。走路時會看到貼在牆上的海報,開車時會經過高高豎起的看板,有的好看,有的無聊,有的獵奇,大部分你大概過眼即忘。 但,事實上,路上並非「總」有廣告,能不能在公眾場合貼廣告,在某些國家還曾經引發爭議──先不管內容好不好看,重點是我又不想看、這也不是政府要公告周知的東西,你憑什麼把資訊貼在公眾場合逼我看呢? 完整文章
文字/詹姆斯.格里菲斯;譯/游擊文化;筆訪/愛麗絲 防火長城是該國碩大無朋的審查機制,也是宣傳管道,本書談的正是它的歷史與發展,同時也將論及它的觸手是怎麼伸出中國,影響廣大的網際網路,還有,多少國家非但沒有抵制,還積極為其國內的網際網路引進這套控制到滴水不漏的模型。 完整文章
文/詹姆斯.格里菲斯;譯/李屹 史密斯面前排排坐著四家公司,其中Google受美國媒體抨擊最厲,誰教它名氣大,公司「不作惡」的口號又廣為人知,經常被拿來消遣。然而四家公司當中,Google 在中國營運的時間最短,良心也最清白。 人們指控 Google 跟防火長城的建造者沆瀣一氣,但防火長城是思科協助建造的。Yahoo 完整文章
文/詹姆斯.格里菲斯;譯/李屹 中國的晚上八點,突襲開始。照片和迷因已備妥,愛國志士著手張貼。 「我們是中國人!我們拒絕新疆獨立,絕不罷休!」一條訊息寫道。 「新疆自古就是中國的領土。」這是另一條。 酸民來襲時,阿斯蘭.伊達雅茲(Arslan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