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呂世浩 只要稍有歷練的人,應該就會知道「聰明」和「智慧」其實是兩碼事。 我先講個故事吧! 從前有一對小兄弟,每天跟著私塾老師讀書。有一天老師要去城裡辦事,卻怕他前腳一出門,兩兄弟後腳就跑出去玩了。於是老師想了個方法,交代作業叫兩兄弟背書,等他中午回來要考試。 可是要他們背什麼書呢?手邊有的書,這對兄弟多半都背過了;手邊沒有的書,回來也沒辦法考試。老師靈機一動,那就叫他們背《黃曆》吧! 完整文章
有一種創作是破格的擬古,有一種文藝是暴君的詩學,這就是楊牧。巧妙掌握句讀,多方化用典故,拿捏意脈的斷與連,又能繼承漢語傳統文體的神韻。楊牧不好讀,但也很豐富,以下是詩人唐捐2018年5月15日在青鳥書店的分享,提供他看楊牧的一種眼光。 葉珊筆下的婉約與抒情傳統 完整文章
元宵或上元節在六朝之後成為重要節日,由於是元月的第一次月圓,理當被視為一次神聖時間。在南朝陳即將破滅之際,流傳一段與發生在元宵節的愛情故事: 太子舍人徐德言,尚叔寶妹樂昌公主,陳政衰,謂妻曰:國破必入權豪家,儻情緣未斷,尚冀相見,乃破一照人,分其半,約他日以正月望日賣於都市。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