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雅惠 依據瑞士統計局的資料,二○一三年高達百分之六十三.五的居民為房屋承租者[1]。我永遠記得剛移居瑞士時,先生給我鑰匙的情景。他說:「拿去。這把鑰匙可以開啟公寓大門、儲藏室門和我們家門。」我聽了大為震驚,對這樣神奇小物的功能感到難以置信,還向他再三確認:「確定鄰居的鑰匙開不了我們家的門?」想當然爾,鄰居的鑰匙可以打開公共大門和「他們家」的門,但不能開啟我們家的門。 完整文章
文/瑰娜(陳雅惠) 在公司上班一陣子之後,我便發現整個部門要全員到齊是一件難事,因為同事們總會輪流消失個幾天,不然我在 Outlook 也時常收到「我正在放年假」的自動回覆。無論哪一天幾乎都會有人請假,有的同事甚至連放三個禮拜的長假。 完整文章
文/瑰娜(陳雅惠) 在流行性感冒盛行的秋冬季節,我的同事時常輪流缺席,因為要不是有人發燒,不然就是有人胃腸不適在家休息。某天,我更在公司一角看見一個立牌,上頭的標題叫做「生病不要去上班,請待在家裡」。因為這個標題下得幾乎跟內容農場一樣聳動,所以我按捺不住好奇心往下閱讀。 完整文章
文/瑰娜(陳雅惠) 瑞士人喜歡孩子,給予他們特殊的關照。無論在大街或火車上,路人或乘客常投以關愛的眼神對小朋友微笑。尤其,老奶奶愛逗弄嬰兒,看待他們猶如自己的孫兒般親暱。我曾陪同友人和她的孩子推娃娃車出遊,一路上不少人行注目禮,讓我跟著體驗了「明星級」的特殊待遇。老爺爺和老奶奶也喜歡跟小朋友說話,有的老人家開心會給糖果或給零錢呢。整個社會瀰漫一片對孩子友善的氛圍。 完整文章
文/瑰娜(陳雅惠) 在台灣,如果客人拜訪公司,幫忙倒茶水的通常是助理小妹,或所謂的基層人員。好幾年前,為了辦理依親簽證,我在台北和瑞士商務辦事處的副主任相約面談。他親切有禮地幫我檢查文件,還問我想不想喝咖啡。我以為他會指使台籍雇員做事,沒想到是副主任自己上場,親自端來一杯熱呼呼的咖啡,讓我著實嚇了一大跳。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周軼君替我們華文傳媒打開一扇了解伊斯蘭世界的窗子。 出生上海,周軼君不似一般的上海人,只想留在上海。「當年考大學時,我的志願全填了北京的學校,而後陰錯陽差的選了阿拉伯語專業,然後看了一本中東記者寫的書,就決定投身新聞界,想去中東。」簡簡單單的三兩句話,周軼君就豪爽地解釋完別人聽起來驚濤駭浪的選擇。 完整文章
說到瑞士你會想到什麼?除了度假勝地與避稅天堂(不再是了),或許也包括奢華的瑞士錶以及體現直接民主的瑞士公投。但在光鮮外表與亮眼成就下,瑞士曾有一段對立、撕裂,與淪為強國戰場的過去。由於位處歐洲貿易要津,瑞士受勃艮地王國與奧地利等強敵環伺,雖然如今戰場已轉移到奧運場上,但過去這個由農民與牧人結盟而成的邦聯必須團結才能抵禦外侮,內部卻因宗教紛爭而產生數百年的流血衝突。 完整文章
文/薩瓦蘭(Jean Anthelme Brillat-Savarin) 起士火鍋發源於瑞士,人們將起士和雞蛋一起放在專用的廚具裡慢慢融化,再像涮火鍋般拿各種配料沾起士來吃。 這道菜集強身健體、香甜美味、增進食欲的優點於一身。製作方法簡易,當客人沒有提前打招呼就來訪時,做這道菜是最好不過的了。我在此提及它,一方面是自己的想法,另一方面是它含有我對貝萊人經常說起的一件回憶。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