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品瑜 回德國之後最常遇到的問題是:「你是誰?」 基福會採取輪班制,每次來的人都不一樣,再加上家庭醫師、送餐人員、救護車人員、急診室裡來來去去的醫生、護士們,一天下來我總要反覆被詢問:「你是誰?」 「我是她的媳婦!」 角色,似乎是最容易的答案,相應的義務既包套處理,也有簡易的參照行為模式,更容易落入他人與社會的期待。 完整文章
文/Erin Cipta 我從窗戶望著天空查看天色,烏雲慢慢地被風吹聚集。今日天氣可能不太好,不適合我的病人出遊。 王爺爺,我照顧的病人,罹患血癌導致身體疲弱無力。儘管如此,爺爺從未失去對日常生活的熱情,每天開心過他的日子。雖然他的行動力緩慢有限,爺爺從來不刻意依賴我。當他覺得可以自己獨力完成的時候,就不要求我的幫助,例如倒水或洗手。但我身為一名看護,當然盡我所能讓爺爺舒服方便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