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方面來說,電影,尤其是應用科技製造出超現實畫面、關於世界末日的電影,有時預示了人類在面對浩劫時會出現的狀況──別的不提,光看「病毒大流行」這個題材,好萊塢就搞出過多少種可能。 另一方面來說,科技,尤其是與日常相關的軟硬體發明,有時滿足了人的需求,有時創造了人的需求,而無論哪一種,都會改變人的生活樣態──別的不提,光看臉書或IG之類社群軟體,就影響了現代人各方面的生活。 完整文章
文/褚士瑩 留白並不是為「剩下」的空間或時間,給一個巧妙的名字。 留白是一個有意識的決定,像是我們排隊的時候,決定跟前一個人之間的距離。排隊的時候,後面那個如影隨形、亦步亦趨,緊緊貼著我們,讓我們產生不舒服的感受,卻渾然不覺自己有多討厭的人,就是一個不會留白的人。 留白的手法,最早來自於中國的水墨畫,畫中留下空白,給人想像的空間。 完整文章
文/張瀞仁(《安靜是種超能力》作者) 某次出差的長途飛行中,我看了電影「托爾金傳」。 那是個我極為不熟悉的世界:英國、純男性寄宿學校、一次世界大戰。托爾金和幾個要好的同學們加入茶社,巴洛會社(Tea Club, Barrovian Society,簡稱TCBS),他們會在茶館裡討論文學、創作、藝術、音樂、國家大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