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在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初期因為防守得當,有一整年的時間,全球大部分國家水深火熱之時,台灣人民還能夠歌舞昇平。然而,很不幸的,因為防疫鬆懈和新突變株的更高傳染力,台灣也和大部分國家一樣,開始要管控人流和限制活動。 完整文章
文/褚士瑩 留白並不是為「剩下」的空間或時間,給一個巧妙的名字。 留白是一個有意識的決定,像是我們排隊的時候,決定跟前一個人之間的距離。排隊的時候,後面那個如影隨形、亦步亦趨,緊緊貼著我們,讓我們產生不舒服的感受,卻渾然不覺自己有多討厭的人,就是一個不會留白的人。 留白的手法,最早來自於中國的水墨畫,畫中留下空白,給人想像的空間。 完整文章
文/DEAR 06月號/2020 第18期 故事特輯 幸運的是,我的病情很快就好轉了。在隔離一週後,英國政府發現止不住病例新增的趨勢,並且預判他們的醫療系統可能會無法負擔愈來愈多的重症病患。於是在總病例數為3300出頭的那個週末,首相Boris Johnson以非常英國的方式下令關閉餐廳、酒吧以及其他娛樂場所: “We are telling cafes, pubs, bars and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