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私觀點】以其虛構之筆,寫出具女性視角的人性黑暗面──向陽讀平路《黑水》

文/向陽(詩人,北教大圖書館館長) 原刊載於暖暖向陽書房,已獲授權轉載 收到小說家平路寄來她的新著《黑水》。趁著晚上有空,一口氣讀完。這是一本精彩的小說,不只是因為小說鋪陳於媽媽嘴咖啡館的命案之上,更是因為平路以其虛構之筆,幽微地寫出了具有女性視角的人性黑暗面。 以現實社會題材入小說,易寫而難工,何…

在法庭上,佳珍說自己只是慌了,這麼冷血的女人也會慌張?

文/平路 存摺、來往明細,銀行職員的供詞,法庭上的拉鋸戰繞著一些細瑣的環節。 「是否有證據能力?」法官問道。 針對每一項提出的物證,法官重複同樣的問題。 法庭上攻防非常清楚,被害人家屬的代理律師認為,為了錢,以殘忍的手法殺死兩個人,叫做「見財起意」。最明顯的證據是,佳珍穿洪太外套去銀行開保險箱,代表…

把小說寫好比設計謎題更困難──專訪第四屆島田莊司獎首獎得主雷鈞

筆答/雷鈞;整理/犁客 「假如創作者決定在作品中引入社會事件,此舉對不同人群可能造成的影響,應該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事情。」雷鈞如此表示。 中國作家雷鈞,在金車教育基金會主辦、皇冠文化協辦的第四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中,以長篇小說《黃》奪下首獎。這本小說當中,置入了幾年前發生在中國的駭人「男童挖眼」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