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以柔 我有個朋友家有兄長患上思覺失調症,每次見面就少不了抱怨兄長最近有什麼出格的行徑,又要全家人幫忙善後。她說這個病症正在逐步蠶食自己的家庭,恨不得這個兄長原地消失。 這是我對思覺失調的初步印象,當時天真地認為一家人多點包容就會解決所有矛盾,直到讀過美國記者羅伯特柯爾克(Robert 完整文章
文/張子午(《報導者》主編,著有《成為一個新人: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 如同書名與副標清楚表明,這是一個發生在「瘋人院」/「精神病院」的故事,但神奇的是,綜觀全書三百多頁篇幅,精神科醫師的身影——這個被整體社會賦予專業身份來面對與介入人類瘋狂與失序的角色,只出現在一頁,像是個龐大機構內無個性、無面孔、可有可無的行政人員之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