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艾利澤.史坦伯格;譯者/陳志民 「今天要學的是『OVNI』,」杜蒙夫人對選修她九年級法語課的生說道:「這是法語『不明飛行物』(UFO)的寫法。」她把這個詞寫在黑板上,「終於到了學習這個詞的時候,每年這時我都要告訴同學們我的親身體驗 —我被外星人綁架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小說家 張經宏 這個暑假瑪莎過得不怎麼開心。她上報了,社區的大人們懷疑她誘拐一對姊弟,將他們關在郊外麥田中的小木屋裡,奶奶和父親都不諒解她。但根據瑪莎的敘述,這件事的始末大概是這樣: 完整文章
文/潔西.杜加 在這個六月的微涼日子,我一邊往山上的校車走去,一邊想著我的生命總是被外在的人事物所掌控。舉例來說,當我玩芭比娃娃的時候,我可以計畫他們的人生,要她們做所有我希望她們做的事,而我有時覺得自己跟這些娃娃沒兩樣。我覺得我的人生已經被計畫好了,只是我還不知道以何種方式,而今天,我更覺得自己像個帶線的傀儡,只是不知道誰在另一端操控我。 完整文章
文/涂豐恩(「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創辦人) 「如果你觀看遠東地區的夜間衛星照片,會狐疑地發現其中有塊缺乏亮點的黑色區域。這片黑色地帶就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曾任洛杉磯時報駐北京辦公室主任芭芭拉.德米克(Barbara 完整文章
文/ 鉄鼠 Photo from Wikipedia 逃稅有期徒刑七年。性侵男童因認罪協商不用服刑。將兩項裁判結果並列,想必多數人都會覺得不對勁,直觀地認為罪刑不均衡。德國驚悚小說天王費策克的新作《解剖》,對準的切口正是這道法律和道德間的隙縫。當法律系統的處置與常民的道德期待相互扞格時,我們可以逕行懸置法律,執行私法正義嗎?私法正義又真的是正義嗎?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