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時間線上出現一則香港消息,三中商大批退回上書局書籍 鄺穎萱:被趕絕至「全軍覆沒」,新聞說: 曾出版多本支持佔領運動書籍的小型出版社上書局,自去年 12 月底開始,遭三聯、中華、商務三大書局的中資母公司聯合出版集團大批退書。 不只庫存大批退回,新書訂貨量也嚴重萎縮,詢問店員得到的回應是,我們就是中資公司,立場不同啊。 完整文章
臉書上看到某位精通拉丁文的譯者發出盛怒的一帖。他跟出版社談了某本拉丁文經典的翻譯計畫,大家都很有共識,不料出版社開出來的稿酬,讓他覺得太不受尊重了。他認為那個偉大的著作加上他的翻譯,至少要每個字一點二元才合理,出版社竟敢藐視他的智慧開出腰斬的價格,不如你們自己去學拉丁文吧。 我沒辦法評論是非對錯,但這裡有個有趣的議題值得一提。那就是一本翻譯書裡,翻譯所占的價值究竟幾何? 完整文章
上接前文「易讀性的基本法則(二之一)」。(我發現兩篇寫不完,現改為三篇。:P) 五、所有排版元素都應該放在一種想像的參考線上 紙本書頁面上我們可以畫出隱形的參考線,作為安排頁面元素放置、對齊之用。 即使是一本最簡單的書,在一個跨頁裡也可以畫出至少七條參考線。這些參考線控制版心永遠保持在頁面相同的位置,圖片以及圖說也遵循相同的邊線,這樣在視覺上可以減少突兀,整本書也擁有相同的風格。 完整文章
四個月前我在臉書注意到一則亞馬遜中國的人事廣告,因為上面有個不尋常的消息。 有多不尋常呢?他們計畫要找個專案經理,能夠為公司找到適合的中文書,買下版權,翻譯成英文,再賣給全球市場。這個出版計畫不只有電子版,也包括紙版書。廣告上宣稱亞馬遜的宗旨,除了要讓作者找到新讀者,也要讓讀者發現新故事。而且這個新計畫同時還透漏,這些中文作品也有可能會翻譯成其他可能的語言。 完整文章
上篇談易讀性,說的是如何讓讀者忘記「我正在看字」這件事,因此可以把全副心神專注在內容本身,不要浪費力氣去辨讀字體。這在版面編排可說是唯一的原則。符合這個原則的版面不可能難看,不符合這個原則的版面,就算美也是失敗。那麼怎麼做才能有易讀性呢? 幾個重要的注意事項條列如下: 一、版面記得要留適當邊界 完整文章
最近在網上與幾位字型專家交流,發現一個極大的差異。 在我們的現代生活裡,字型應用的範圍非常廣,上至車站路牌,下至手機鍵盤,字型設計師養成了以字型為最高價值的心態,各種字型有獨特的風格(這沒錯),獨特的布局(也沒錯),獨特的美(還是沒錯),因此字型設計應該追求自己的美學價值──最後這點在編輯的角度看則是難以理解的。 完整文章
本月講了好幾場「現代譯場:如何使壞翻譯在台灣消失」的講座,課中有個重點是不斷強調,發譯不要因為主題很專門,就認為只有專家能翻譯。但不幸常常在課後的問答時間就有人問,他有一本圍棋書,是不是該找圍棋專家翻譯,因為一本圍棋書,圍棋術語至少在二、三百個以上……。(所以演講有啥用呢?演講有啥用呢?演講有啥用呢?)完整文章
不知道是巧合或必然,東西方圖書發展史上都有一段卷軸時期。文字記錄在黏成長條的紙片或絹帛上,然後一端黏上木軸,把整個長條捲成一綑。 卷軸雖然早已在我們的圖書製造史上消失,但「卷」作為原始通行的圖書計算單位,仍然在當代好好地活著,你經常會在許多書的目次頁看到第一卷、第二卷這樣的篇章模式。(題外話,人類是很念舊的,汽車也是一個例子,我們雖然不再用馬拉車了,但仍然用馬力指稱引擎的輸出功率。)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