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安德魯.所羅門;譯/謝忍翾 口語教育與手語教育孰優孰劣,各方仍然爭辯不休。至於手語教學應該用美國手語進行,還是要採用所謂的「綜合溝通」或「口手語並用」教學法,也就是同時混用英語和手語,讓老師一邊打手語一邊說話,各界也仍莫衷一是。這類方法的目的是讓兒童有多重的溝通管道,但是要結合兩套無關的文法和句構,可能有問題。 完整文章
文/安德魯.所羅門;譯/謝忍翾 「聾人」(Deaf,字首大寫)指的是一種文化,而「聽障」(deaf,全小寫)則是病理學名詞,兩者截然不同。這樣的差異和同志(gay)及同性戀(homosexual)相互呼應。越來越多的聽障人士表示,自己不會選擇當聽人。在他們看來,把聽障當成疾病來治療,令人嫌惡;將聽障當成障礙來適應,比較可以接受;把聽障當成文化來讚頌,才是王道。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幾年來很少有一本書讓我如此感到錐心刺骨的疼痛,也很少有一個說書人的話語和眼眶裡忍住不落下的淚,讓我動容。 《背離親緣》的作者安德魯.所羅門以自身的生命經歷,以及十年間訪問三百多個家庭,去追索個體「差異」及其父母家人在公眾社會所面對的存在意義與價值問題。 完整文章
孩子的行為,會呼應父母的過去 在我還是醫學院的學生時,我曾有幸在康奈爾醫學中心替現已過世的寶琳娜.肯柏格(Paulina Kernberg)代課,她是一位出色的兒童精神病醫師兼分析師,我去代課的課堂主題是兒童發展,學生則是兒童精神病學研究者。其中一名研究者把他九個月大的兒子帶來當作實驗對象。他當時成功後的喜悅讓我直到現在還覺得歷歷在目。我認為兒童發展是一種目的強烈且明確的奇蹟。 完整文章
本文轉自黃哲斌臉書,經作者本人同意轉載 春節期間,我家四口照例不遠遊,除了吃睡、回丈母娘家、爬爬郊山,此外就是窩在家裡,啃啃年前像花栗鼠一樣,囤積下來的書堆,至今還沒啃完。 昨天到週末,是每年一度的台北書展,雖然,今年承辦單位捅了一個很糟糕的錯誤;然而,還是推薦大家有空去逛逛。 尤其,出版人譚光磊再次提醒,台灣的出版市場一點都不小,問題其實出在於⋯⋯ 完整文章
文/正好 又到了點光明燈的季節了⋯⋯欸,不是,我是個知識份子,才不會說我今年準備要北中南點個八盞⋯⋯呃,我是說,農曆春節又到了,為了讓讀者們在(被恐怖的親友團包圍的)過年期間,可以開開心心地(拿著手機就躲到另一個世界裡)繼續充實自己,Readmoo社群部同事下訂單給商品行銷部與閱讀最前線的諸位同事,勒令希望我們交出一本最適合過年推薦讀者的書,還得附上真心不騙推薦文。 完整文章
文/陳安儀(親子專欄作家、資深媒體人、人氣親子部落客) 中國人罵子孫不成材的時候,常常說「不肖子」──亦即「不像自己的孩子」。由此可見,父母對自己孩子最大的期望,就是希望他「像自己」。所謂「青出於藍、勝於藍」,孩子要出類拔萃,還必須要跟父母一脈相承 ; 如果不幸生出了一個「跟自己完全不一樣」的孩子,對大多數的父母來說,都不是一件容易接受的事情。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