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奈莉.布萊;譯/黃意雯 六號病舍內關了一位法國女人,我十分肯定她的精神狀態完全正常。除了在我臥底期間的最後三天,我每天都在觀察她,和她交談。在她身上完全看不出有妄想或瘋狂的傾向。如果我沒記錯,她名叫喬瑟芬‧德斯波。她的丈夫和所有朋友都在法國。喬瑟芬對自己身處何處十分清楚。她雙唇顫抖,說起求助無門的遭遇時痛哭失聲。「妳是怎麼進到這裡的?」我問。 完整文章
文/瑪莉亞.柯妮可娃 最古老的行業㊣ 貝貝.派頓(Bebe Patten)豔光四射,她身材高、亭亭玉立,穿著曳地的白色絲袍,髮際點綴著玫瑰花朵。畢竟,她向最精於此道的人學過。 派頓還是青春少女時,閨名叫貝貝.哈里森(Bebe Harrison),曾在國際四方福音協會向艾美修女(Sister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