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陶德.羅斯、奧吉.歐格斯;譯/林力敏 英文的「黑馬」(dark horse)這個詞,源自一八三一年的小說《年輕的公爵》(The Young Duke)。在這本英國小說中,主角在賽馬比賽下了注,沒想到賽事由一匹乏人問津的黑馬奪冠,害他輸掉一大筆錢。「黑馬」這用詞旋即風行起來,意指事前不被看好卻意外獲勝的人。 完整文章
文/電腦玩物站長 建立做得到的每日待辦清單,而不是反噬自己的焦慮清單 前面在時間管理的反思中,我提到時間管理不是把所有事情做完,而是把我選擇出來的重要事情完成。 但是有時候我們都過度理想化,我們總還想「完成更多事情」,卻沒有意識到,這些更多的事情,反而可能是造成我們效率下降的元兇,因為做不完的焦慮,會反噬我們,導致我們連重要的事情也無法完成! 完整文章
人類生命的成長可說是個自我解構之有趣的現象。小時候,每個人對未來幾乎都充滿夢想,似乎都高高興興地奔向自己命運的路途。但曾幾何時,除了成功、興奮之外,挫敗、打擊、絕望亦隨之而來。原先的開放、樂觀、進取、揮灑的個性,也隨之萎縮,甚至消失而被猶豫、膽怯、閉塞的人生態度所取代。 完整文章
文/蔣雅淇 積極地分享,幫你就幫到底的熱忱,獲得許多消費者的認同,當時我還常聽到不認識的人說:我超後悔在XX那裡買電腦的!成交後再也不理我,有問題也愛答不答的,你們服務超棒,以後我都要來這裡買! 行銷宣傳的成功,只是讓大家「知道」STUDIO A 完整文章
文/游乾桂 一九二一年,沒有上過大學的大發明家愛迪生提出他的論點:「讀大學是沒用的!」 愛因斯坦聽到之後提出一番看法:「……不是那樣的,應該這樣說才對,只學實用知識的大學的確是沒有用的……因為書上的事是別人想過的,你再去讀只是拾人牙慧。上大學是為了學習思考的能力,這樣的大學便是有用的……」 完整文章
文/陳長文(唐獎教育基金會董事) 二○一四年九月我聆聽了唐獎法治獎第一屆得主、南非大法官奧比‧薩克思的兩場演講。 薩克思以溫柔的語調,娓娓回憶南非爭取民主與法治的艱難歷程。他不時地以只剩不到半截的右臂,舉起那片空袖,我忽然覺得,那被政府特務炸彈炸掉的手臂依然存在,那空袖甚至比巨人的手臂還要強健,就是那空袖,一點一點的舉起了南非民主與法治的希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