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一場與自我的對話,用不完美拼湊出完整的自己

文/萬力豪 花時間與自己和解 從童年強迫症到青春期罹患憂鬱症,這段黑暗史一直是我心底最大的傷口。即使在精神病房遇到神蹟之夜後慢慢邁向光明,虔誠的信仰給予我很大的力量,但直到快三十歲時,才能坦然和所有人分享這段故事。 以前覺得自己已經痊癒了,過往的病情說出來也沒有意義,但其實內心仍隱隱覺得「曾經身為病…

孩子不說話,是害羞還是罹患選擇性緘默症?

文/卡爾.薩頓;譯/黃晶晶 選擇性緘默症使我在成年後深受其苦,最明顯的是憂鬱症。如果沒有選擇性緘默症,我相信可以減少我許多年的苦難,而這些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我不是特例,因為憂鬱症糾纏著許多選擇性緘默的成人,無論他們當初是為何陷入其中的。因此,我強烈支持要盡量提早幫助選擇性緘默的孩子,才能避免他們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