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工廠的戲裡戲外】加害者家屬,會覺得自己不值得擁有快樂——《我們與惡的距離》劇場版演員專訪

陳以恩的一雙大眼,乍看之下,像個未經世事的孩子,但再看進眼神裡,會有種彷彿累積了很多世的人生經驗,深邃難測。 從《一夜新娘》的女主角櫻子到《我們與惡的距離》全民公投劇場版(以下簡稱《與惡》)李大芝,都是飽受波折的宿命人生;在陳以恩的一雙大眼底下,幾乎難辨虛實:她就是櫻子,她就是李大芝。 當初導演黃致…

【冬陽一直推】這不是找「威利在哪裡」的遊戲,而是深刻地探問「誰是被害者」

活著的時候沒人在乎你是誰, 但你死之後大家就有興趣了。 ──《誰是被害者》 五一連假前,改編自天地無限長篇小說《第四名被害者》的八集電視劇《誰是被害者》,在全球Netflix同步全集數上線。片長480分鐘的故事在防疫期間正好滿足許多忍在家裡看劇殺時間的收視戶,網路上或讚美或批評的留言討論短時間內長出…

被譽為「通靈」的破案手法,因為他先讓自己成為兇手

文/約翰.道格拉斯、馬克.歐爾薛克 假設自己是獵人。 這是我必須做的事。想想看有這樣一部大自然電影:非洲塞倫吉提(Serengeti)平原上,一頭獅子看到水池邊有一大群羚羊。我們從獅子的眼神可以看出:牠正鎖定幾千隻羚羊中的一隻。牠已經訓練自己能夠感覺出獵物的弱點、致命處,就是這些微差異使那隻被選中的…

【特稿】宋尚緯:在離開陰暗的幽谷前

文/宋尚緯 我對「霸凌」一詞有比較清楚的認識,是從漫畫開始的。我已經忘了看的第一本與霸凌有關題材的漫畫是哪一部作品了,但我一直記得第一次看到的那種震撼,像是內心中一直無法形容的某部分被漫畫家清楚地描繪出來了。在那以前,我對我自身所處的環境與狀況完全沒有確切的認識,只是一個人將自己關起來,不和任何人說…

全民Cosplay:當人人都想當柯南!

「那是顆被塑膠膜包覆的女性頭顱,黑色細絲是纏繞起來的長髮,而黑黃爛泥則是脂肪與組織液,流淌了一地……被害者的人頭給藏在某棟辦公大樓的雕像裡頭,正對著眼睛的位置還挖了洞,讓人頭可以俯瞰下面,而這一幕,正是兇手精心安排的『無上的凝望』!」──《第四名被害者》 半年前「方夢魚連續殺人案」震驚臺灣社會。身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