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阿巴斯‧基阿魯斯達米 你不在時, 我和自己在一起。 我們談話 如此容易在一切方面 達成共識。 ● 你不在時 我和你 談話, 你在時 我和自己。 ● 從我的孤獨 我尋求分享更大 份額的你。 ● 你不在時, 白天和黑夜 是分秒不差二十四小時。 你在時, 有時少些 有時多些。 ● 快遞 給我送來 一封充滿仇恨的信。 ● 猶豫, 我站在十字路口。 我唯一知道的路 是回頭路。 ● 讓我們不談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不知道「從來不曾得到真正的幸福」和「失去曾擁有過的幸福」,哪個比較寂寞?或許有些人會覺得,與其要經歷失去的痛苦,那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擁有。可是對另一群人來說,幸福可能就近在咫尺,卻一直觸碰不到,連「選擇不要幸福」的權利都感到奢侈。 在《千鳥酒館》裡,表姊妹沙沙與千鳥便是分別帶著這兩種寂寞,來到靠近陸地盡頭的小鎮。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