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如果你的腳被桌子壓到,好痛,」賴奕菁問,「你應該先止痛,還是先移開桌子?」 賴奕菁認為,發現自己的精神狀況不佳、可能影響生活其他層面時,找精神科醫師是比較好的選擇,「最重要的是,精神科醫師可以判斷患者的症狀是不是病癥,確定該怎麼處理。」賴奕菁解釋,「有些情緒反應只是一時的,但有些可能與生理的病痛有關,精神科醫師可以在這方面提供專業的解讀。」 完整文章
六月中《侏羅紀世界》(Jurassic World)上映時,我臉書動態上充滿《侏羅紀世界》文,不過我還是堅持不花自己的錢去電影院看,因為這部違背廿年來所有恐龍研究進展的電影,是不折不扣的黑心商品,跟賣地溝油沒有兩樣。 有人說,不就是娛樂而已嗎?此言差矣,當初麥可‧克萊頓(Michael Crichton,1942-2008)創作《侏羅紀公園》(Jurassic 完整文章
文/芒果青 「妳看起來好菜唷!我可以換人嗎?」這大概是《不好意思,我們擋路了》的作者不點妹在醫院當實習醫學生時,最常聽到病患對她說的話了。 就像動漫《神奇寶貝》裡不斷進化升級的口袋動物,以可愛趣味的漫畫,在「酷勒客-Clerk的路障生活」紀錄醫學生酸甜苦辣的她,最近剛從實習醫學生(Clerk)轉換成實習醫生(Intern)。 是醫生,也是插畫家 五月三十日下午,Readmoo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閱讀讓我開始覺得世界很大……如果可以讓小孩比我更早知道,就更好了。」集外科醫師、作家及母親身份的白映俞,如此說道。對她而言,書就是一扇多元廣闊的窗,透過它,我們可以瞭解歷史、理解差異……;而更重要的是,她希望讓孩子「牛寶寶」可藉此認識世界的過去、現在,也才能真正體會,原來我們手中握有的這一切,全都不是理所當然;人生在世,需求遠比我們想像更簡單。 完整文章
文/芒果青 她就是「路障」本尊不點,第一次以作者身分在現實中出沒,綁著淺藍色蝴蝶結、拿著麥克風的她有些緊張,就像她筆下滴著汗珠的路障三角錐。自從開始用插畫記錄醫學生的實習生活後,容易怕生的不點,原本不希望曝光自己的真實面貌,擔心個人影響到實習醫學生形象,不過渴望和他人分享的心情支持著她,最後成為《不好意思,我們擋路了》出書的動力。 完整文章
文/李雪如 很多人不喜歡上醫院,更害怕看醫生,可是你知道在病人眼中老是高高在上的醫生,在正式成為醫生前是什麼模樣嗎? 有別於一般小說、電視影集著重在描寫醫院裡的政治生態,或主角的醫術有多麼神乎其技,目前就讀台大醫學系六年級的「不點 Tniop」,筆下畫出的醫院點滴,竟是一個個擬人的圓胖三角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