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千緒 《滅絕之園》是我很喜歡的一本作品,重看第二次依舊是這麼覺得,並且以後還想再重看很多次。除了角川的這本,獨步也有出版同作者的《金色大人》,這兩本我都很喜歡,我甚至覺得擺在書櫃中的這兩本書是異色的存在,原因就是作者的個人風格真的非常鮮明、強烈,無論文字、故事,以及其中最為吸引我的世界觀。 完整文章
長篇小說開頭太重要,有的開不好,悶,讀幾頁便放棄了,有的吸引你一路讀下去,欲罷不能。恒川光太郎《金色大人》,一開始便讓我好奇,想知道然後呢?然後,一部厚厚的小說便讀完了。 喜歡《金色大人》的開頭,是因為牽涉到安樂死的話題。不是現在我們提到的安樂死,而是真正的安樂的死亡──既安且樂,在祥和夢境般的情境中離開世間。若真能如此好死,死亡或許不會那麼令人生畏恐懼吧。 完整文章